白色无敌 ;写作者: 马光水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小时候,我从妈妈那里知道了白天和黑夜。晚上很黑,伸手看到五指很吓人。白天比较好。白天阳光灿烂。天很亮。我喜欢这一天。

长大后,我知道有一个李白。“白无敌”,这是杜甫说的。然后我了解了一个诗人,一个诗人。诗词自然。尤其是把“白”这几个字带入诗中,产生了很多美好的意象,让人神清气爽。“他知道今晚的露珠会是霜,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这是杜甫《月夜怀哥哥》中的一句诗。诗虽然有点沉重,但与兄弟亲人的情谊,对家乡无比的怀念都在书页上。那种独特的环境导致了一种独特的感觉,真的是“异乡的陌生人,每到过节就想家”。“黄云如风,绵延数百里,白雪皑皑的山峰被九重流的漩涡环绕着”,这是李白《庐山之歌》中的一首诗,写给徐州的鲁。诗人登庐山之巅,环顾四周,只见长江浩浩荡荡,永不回头;千里黄云飘,风雨不休,天瞬息万变;茫茫九校,白波澎湃,波涛如雪山一般高。诗人豪情万丈,笔墨千秋,写长江风光,境界高远,气象万千。多么壮丽,多么壮丽!大自然的美激发了诗人无限的诗意。

年轻的时候,我想找一个白衣天使做我的伴侣。于是我就敢给班上一个考上卫校的女同学发信号,居然收到了回音。当时我很激动。一封信我要读上千遍,安静的读完真是太棒了。可惜好景不长两三年,我的“白衣天使”的梦想被一句粗话打碎了。

偶尔会看到白子先生的故事,挺有意思的。有一个人叫白文秀,听说知府苏东坡经常和文人一起写诗和诗词。他也想凑热闹,于是拼凑写了一篇文章,高高兴兴来到知府住处。他看到苏东坡,就拿起文章说,“我写篇作文,请老师批。”东坡拿着文章,看了标题——,笑着说:“哦,秦代受灾,庄稼淹了”。看文章,文理,错别字,大肚子。苏东坡一言不发,把文章还给了白文秀。白文秀觉得自己至少该写几句,以后显摆一下,于是苦苦哀求说:“老师,当今世界音乐人很少,一篇好文章如果没有名人来推,就像一张废纸,至少请老师插上一句好话。”东坡一听就知道白子先生把推荐字“推荐”(繁体字是‘推荐’)混到“脚”白文秀遇到了,在天堂,连连感谢苏东坡,可他说的是“骂,骂!”,原来这位白字先生是“骂开车”。有了东坡的批语,白文秀到处炫耀。关键是白先生没明白山里滚石的意思。高山上滚石的声音是扑通扑通。大学生苏说他的文章“不行”。

后来喜欢上了黑白世界。我说的不是“厚黑学”,而是中国古代围棋。对面坐着,一黑一白,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但这个计算是公开透明的,公平公正的。一个命令定了,一方就运筹帷幄。布局,中盘,官员,青年,中年,老年,都在生死左右绞尽脑汁。特别是孤独的待遇和抛弃儿子是放弃和放弃的关系。而如果运用得当,就会活出一盘棋。

当然,我也喜欢雪域世界。大地全是白色的,我们的呼吸变成了浓浓的白烟,屋檐上的冰柱像水晶剑一样悬挂着。街道好像是银做的,那么明亮,那么闪亮。松树在白雪中青葱挺立,随着刺骨的西北风摇晃着身体,发出尖锐刺耳的吼声,仿佛故意鄙薄冬天。

现在偶尔有一种美欲死的感觉。尤其是书画中的留白,白色好看,白色有韵味。现在高手多,大手多。师傅比老师多,大手比笔多。我不太在意,就看看他的作品是怎么留白的。在某种程度上,我把留白作为衡量一幅书画作品的重要尺度。留白是否合理,是否生动,是否有感染力,这很重要。一个合适的留白就像一个鼓,任何敲击都会发出令人震惊的声音。

白也,真无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