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暗示 ,撰稿: 李声波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小巷幽深,处处青藤绿荫。巷子里有人物,有诗词,有无数传说。

胡同是城市生活的独特象征,既有野性的趣味,又有城市的声音。日出日落之时,居民的生活都在追随昨天的脚步,仿佛年年如此。但是,小说信息在巷子里时不时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时有发生。在现代化的过程中,随着高层建筑的激增,小巷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所以小巷的各种文化内涵特别珍惜!

我家乡的胡同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我现在走的那条巷子,是我童年生活的一幅难忘的画面。我曾经背着书包,来来回回的走了上千次,小巷里的一点点变化都逃不过我的视线。一夜之间,石路之间出现了几茎青草,灰色的砖墙上爬满了几簇青翠的树木,我很清楚。现在,混凝土高墙使小巷变窄,使周围环境变冷。原本弄堂两旁散落的院落,敞开的大门,出墙的桃李,亲切的问候,都是最温暖的留恋。现在,这一切都留在我的记忆中。

我曾经自嘲自己太过留恋,控制不住自己。我为自己辩护说,怀旧不是对现代进步的抵制。怀旧是对过去的深情,只是表达对生活的眷恋。在投球和投球之间,已经成了老生常谈,时代变了。可以不动情吗?回首往事也是感叹人生何其短暂。同时,独特的弄堂确实积淀了深厚的人文精神,这需要我们详细分析。

小巷里总有一些陌生的人,他们生活在其中,变成了小巷的风采和记忆。这些人物,往往不是凭借他们的权力和财富,大多是因为他们传奇的人生故事和独特的生活方式。比如我的故居立人巷,就有一些让人难以忘怀的人物。第一个是将近80岁的盲人。所有小巷里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称他为“盲吴京”。他总是走在竹竿上,不顾雨雪在小巷里踱来踱去。他熟悉巷子里的每一户人家,可以伸手去拿椅子和茶壶。他洞悉了人们的欢笑,但他自己的生活却充满了悲伤和痛苦。他是一个富裕家庭的儿子,年轻放荡,染上了鸦片毒。为了吸毒,他变卖了自己所有的房产,最后堕落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过了一夜,他妈妈招亲戚,把他绑在床上,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亲手挖出他的眼睛救你一命……”。他从此戒了毒瘾。“盲吴京”在弄堂里,他是一座无字的爱与恨、怨恨与遗憾的纪念碑,他用竹竿在青石路上问路的声音成了无声的人生教训。

巷子里还有一个人叫“大聋子”。其实只要他认真听,就能听清楚别人的话。这个“ big ”字不是用来形容他耳聋的程度,而是表达大家对他的尊重。他是一个画家和书法家,他用很大的气势画墨竹,用一只手写龙和蛇的野草。他平时画画写字,不注意笔墨纸张。据说是机缘巧合,他的书法和绘画得到了书坛权威人士的赞誉。但是他脾气很怪,一辈子落魄。他整天在巷子里和人下棋,总是在围观者的捉弄下掉衬衫舍不得走。我离家是因为年轻,不知道他晚年在哪里,也很后悔没能收藏到他的一幅画和一句话。“大聋子”在弄堂里,是一种文化魅力。他以自己从小到大的聪明才智和神奇力量,激励着弄堂里的少年们追求笔墨。

巷子里也有一些不知名的人,我记忆犹新。比如糖烟酒店老板坐在店里,袖子一整天都是关着的,就像画框里的头像。他面前摆着几盘沙豆,玻璃瓶里有红绿糖块。生意清淡,但他生活平静,看起来与世隔绝。离我家一百步远的地方,总有一个老太太坐在主房里。据说她一辈子都没出过门。无论春夏秋冬,她都戴着蓝布头巾,侧着身子,一动不动地坐着,简直就是刻在小巷一角的浮雕。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一辈子都不离开家。巷子里的人物似乎没有隐私,大家都很熟悉这种异常。然而,弄堂人物的内心世界是一个你永远猜不到的哑谜。

弄堂里的生活是很程序化的,即使是唯一与外界交流的小生意。“小楼晚上听春雨,就卖明朝杏花。”陆游对弄堂生活轨迹的捕捉,呼应了前因后果,非常精准有趣。小巷里的城市之声一天天地在变。早上的小锣在卖豆浆;晚上的竹笛声是卖饺子的;还有,发山河喊声,收粪便的钟声。一成不变的时间和一成不变的消息,构成了弄堂里城市惯常的声音。

我曾经想,高楼不就是一条竖起来的胡同吗,胡同不就是一座平放的高楼吗?为什么两者差别这么大?小巷不关门,你一路会有问候。锅热了,油、盐、酱、醋暂时短缺。可以在小区里要。看到路人赶着去市场,可以让他带一把菜和两个大葱。高楼的窗户都是关着的,甚至还装了防盗栏杆把人锁在里面。楼上楼下邻居互无音讯,住了很多年都不知道名字。微微碰一下头是最难得的亲密。巷子堵了,不知道这世界上是怎么回事,但是小区变了,大家马上就知道了;高层建筑都是开放的,看着世界,但邻居的一举一动往往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这不是MoMo的简单句子。是生活节奏的改变,生活圈子的更新,还是关注对象的不同?总之,由血缘和地缘关系构建的文明社会网络已经不可抗拒地解体了。

弄堂是过去的事了,温暖还是芬芳。在现代生活的飞速发展中,它正在走向灭亡。正是因为胡同曾经是一种稳定的生活方式,所以,人事的无常最能在胡同中找到表达的对象。刘禹锡对已逝繁华的永恒悼词,被别在胡同里:“朱雀桥旁的野草和鲜花,武夷巷入口处的西洋坡,旧日王谢堂前的严,飞入寻常百姓家。”难道不是通过小巷的变迁来表达社会的变迁和人生的变迁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