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又来了 ,撰稿: 王平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不经意间,已经是腊月了。又一个新的一年悄然而至,真是年复一年的快。其实我的寿命有多长?我忍不住睡了。我是一个知道生活的普通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过年没有任何期待和兴趣。就连精彩的央视春晚晚宴都不愿意熬夜享受——小时候对过年的热情也没了。

小时候总想过年,经常让大人多过年。期待着吃好穿新衣服而不是在书房走亲访友的美好时刻。连寒假作业的薄薄一页都是初中才出现的。过年真的很棒。年前,大人忙着准备碾米、碾面、蒸馒头,孩子真的是没有老师大人管的笼中鸟。在分组禾草“藏人”,窑顶“,通电”,路中间“跳”…/[/。大人们吃饭时扯着嗓子喊,刚要散开。30号天黑的时候,总能“侥幸”吃到一便士包的饺子。卷起袖子和裤子,洗个半澡“ ”,在父母的笑声中上床“父母能造出两亩良田”。但是,我不忍心闭着眼睛睡着。等着享受我妈在坑边穿上新衣服,给我盖被子的甜蜜滋味。虽然睡得晚,但第一天就醒得早。迫不及待的穿上新衣服出去要核桃。村子小,不到一百。开门的人进去都会磕头,师傅会一个个递出两个核桃或者三个柿子皮。亲长辈也会给一毛钱压岁钱。磕头的时候有些人会捉弄自己,怕弄脏裤子。他们只是蹲着点头,膝盖不着地。我也学会了尝试一次,现在被发现了。只觉得脸上发烫,心跳加速,却再也不敢这样了。

孩子们的兴趣虽然丰富,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有些家庭孩子多,一年到头都穿着破旧的衣服。尺寸不合适,不说颜色,鞋子也破了。腊月,我妈把家里的旧衣服打理好,问他们能不能用。他们说可以全穿。说几句感谢的话,留几尺布票。没必要,没钱拉布,他们说。听听大人们的采访,过年谁不切肉谁不蒸馒头。无论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那时候都是一闪而过,我根本不会注意。只是在家庭发生变化,我陷入困境的时候,这些记忆才被带回来。

然而,好日子已经来了。每天担心吃什么,不是因为没有米饭和面条,而是因为没有新的格局。过年犹豫买什么衣服又厚又薄又蓬松。仔细想想,之前过年的感觉很深,因为和平常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现在感觉过年的氛围不够浓,因为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点点变化,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

然而,无论过去和现在如何变化,传统的家庭团聚主题从未改变。愿更多的家庭享受新年的团聚,更多的人回家过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