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被子 ,转载人: 雨君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下午休息,从小卧室的床下鼓捣出三床被子。天热就放进去了。从夏天开始,我妈就反复催我把被子拿下来洗,让她上楼来缝,可我一直忘。现在天凉了,盖着薄薄的被子明显也凉了。前天我妈又给我打电话,催我把你被子拆了。再拖下去就真的凉了。

婆家结婚时缝了三张床。鹿城娶媳妇缝被子没有规矩。有两床被子一个床垫,三床被子两个床垫,现在有双人被子和双人床垫。原平人娶媳妇讲究四店四盖,但娘家人不乐意娶她床上用品。那时候我们缝了三床被子,两个盘子,进城定居的时候带过来。

算算孩子今年上了大学,但是只拆过一次。我记得我妈说过,时间长了被套就不暖和了,里面的棉花要么变成瓷器,要么被踢开。得打棉花,洗被套,棉花少了,延续延续。

拆了吧,不过得有工具。从抽屉里翻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钩针脱钩。前几年在大厂质检部工作的时候让车间的工人做的,后来老公拿着修脚趾甲,把钩针头拔了。

不知道别人用什么开被子。可能经常做针线活的人都有专门拆线的awl。妈妈年轻时是个裁缝,春运淡季很多人请她做衣服。所以妈妈缝纫机的抽屉里,缝针、缝针、大针、小针、粗针、细针、粗针、针线活都有。锁扣眼或提起裤子边缘、拿鞋底或缝被子都非常方便。

说到底,远水还是解决不了近渴。目前只能用秃钩针拆线。我铺开被子,把腿放在床上,感觉很温暖。然后想起小时候妈妈在后康缝被子。我靠在窗台看书,坐在上面腿都麻了。然后我伸直了腿,钻进妈妈缝的被子里,也是一种温暖祥和的感觉。见母亲引一条线,滚一圈,把白线画直。你看我从被子上拆下来的半条半线。都说针织不易脱毛衣,比缝被子快多了。我记得我妈说白线头上有个结,但是拆的时候另一头一直没拆。妈妈总是把拆下来的白线顺滑的放在一起,拆完收起来,洗干净,缝的时候再用。就是没那个耐心,懒得换个头,就一起挑了。“嘣嘣嘣”没多久引线就被我扯断了。许多小棉球从缝隙里掉了出来。掀开被罩的一面,里面的棉花小葛球比较密集,网罩的一面比较好,没有网罩的一面,棉花已经被撕成碎片。难怪盖被子会觉得骨瘦如柴。为什么这被子可以是空的甚至?

我妈虽然工作细致,但是年纪大了,我不忍心让她老人家再伺候我。就算我做的不好,那也是手工缝制的棉被,比现有的空间稳固厚实多了。

女儿去四川上大学,因为带行李太麻烦,奶奶早就准备好的床垫被褥也带不了。除了一片未命名的草地,学校还统一分发了两张太空棉被。铺床的时候,我看着别的父母把其中一床被子叠起来当床垫用。我也做了一个。听说四川的冬天比北方冷,没有暖气,经常下雨。被子又湿又冷,不知道女儿受不了。怕女儿感冒,我进城买了一条厚毛毯。

有家长来了,带了从商场买的500多的太空被褥,往气囊里抽,还有专门的气管,又去学校加油了。太空棉床上用品虽然不需要拆卸,也不需要缝制,但是省事。再贵,还是觉得不如自己的棉花。人在懒惰、急躁、努力省力的时候,总是会错过或者影响很多事情。

就像现在,脱下被子,把布扔到自动洗衣机里,让它隆隆作响,搅动。如果我是妈妈,我会手洗。她认为洗衣机洗不干净。脖子上抹肥皂,搓好半天。如果你在老家,就要糊了。晒干,堆在一起,或者放在压菜石上,用锤子敲打。压菜石与锅盖大小相同,是一种圆形、扁平、光滑的石头。苦菜或萝卜放在大缸里腌制,上面压一块大石头,不占地方,可以压紧。而锤打是像擀面杖一样的木棍。当人们去河边洗衣服时,他们也带着锤打的衣服。那时候人没钱,一小袋洗衣膏用了很久。似乎锤过的衣服可以洗得更干净。

当时,“锤打”也可以用于其他目的。下雨天,村里的猪圈、羊圈、鸡笼、厕所墙都塌了,累了。有时候屋顶会漏水。老人说,让一个黄头发的姑娘在院子中间种上打,太阳就出来了。我记得我去种,去打,还念着大人教我的口头禅:为天努力,为地努力,明天起得好。不知道行不行,反正好像真的是晴天。

随着现代城市文明的发展,一些古老的东西逐渐消失。以后还有谁会记得民间谚语“ ”?不用说,在我的家乡,我甚至找不到卖顶针、针锥和纽扣的地方。我甚至有点担心未来几年手工缝制的棉床上用品会不会完全被太空棉或者其他棉花取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