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投稿来源: 黄红卫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一场雪让洪范变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风扫过旷野和屋顶,让原本安静的雪花旋转起舞。

大黑难以激动,撒开蹄子,向兰阿姨家的鸡栏走去。小鸡感觉受到威胁,会傻笑,会惊慌。兰婶把头探出屋外,身后跟着一张洁白如雪的漂亮脸蛋。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在洪湾留下了一个叫小雪的女孩。

小雪是城里人,离省城很远。谁能保证当时洪湾没人去过省城。小雪趁着寒假去看姑姑,姑姑带着小雪,最爱她。小雪已经呆了一个星期,但是雪暂时留住了小雪。

在追大黑的时候,我被那洁白如雪的漂亮脸蛋给脸红了。这几天脸莫名其妙的红了,做梦。我在裤子里说:“请不要生气。赶上了就别打了。”。上次大概是春天,大黑路过兰阿姨家的鸡。家里人说要赔。兰阿姨说远房亲戚不如近邻。她抬起头,没有看到她低下头。她怎么能对动物认真呢?

我猜错了。大黑对鸡老婆没兴趣。大黑发现了比鸡老婆更有趣的麻雀。恐怕这只可怜的麻雀饿了。麻雀找到了大黑,拍打着翅膀,但它在原地辗转反侧,没有飞起来。

大黑虎视眈眈,准备扑食。

我冲过去,不喝了。

我牵着瑟瑟发抖的麻雀,向小雪走去。小雪轻轻捋了捋麻雀的羽毛,麻雀挣扎了一下,小雪后退了一步。我说不要怕,不要啄人,再说麻雀饿了,冻伤了。小雪说喂它。我说先给它做个窝。我挑了一个裂开的茶碗,放了些稻草在上面。我说小雪,看麻雀的眼睛。他们长什么样?小雪歪歪头,认真地说,像玛瑙。老师同学说,喜欢玛瑙。我说,就像你的眼睛一样。小雪翻着眼睛调皮地说,是喜欢吗?

我知道小雪喜欢麻雀,但是我说小雪,你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

晚上,兰阿姨找到了我。兰阿姨说麻雀死了,小雪难过得吃不下饭。

我说我保证抓一只麻雀送小雪。

我说小雪,你一会儿回来吗?

小雪肯定会来。

我说拉钩。

小雪说拉古。

我在雪地上把竹筛翻了个底朝天,用筷子撑起一头,撒了一撮米粒。晚上,我一次又一次地起床,看看筛子里有没有动静。明天或者后天,小雪就要回省城了。我嘴唇上有一堆水泡。

太阳离地十多尺的时候,几只东张西望的麻雀走过来,跳到筛子附近。我屏住呼吸,手里拿着绳子。为了保险起见,我又拿了一根筷子上的绳子。我还没拉绳子,筛子就倒了。我跳起来欢呼:我接住了!抓住一个!

我把筷子上的绳子解开,绑在麻雀的一条腿上。

当离开后,兰阿姨准备的土特产就不像那样需要了。肖雪只拿走了我用芦苇做的笼子和笼子里的麻雀。

我天天追到大黑兰大妈家,兰大妈却忘了小雪,什么也没说。我忍不住说:“阿姨,还会下雪吗?”兰阿姨说傻孩子不能老,烂梅根。

过了大概一个月,兰阿姨终于提到了小雪,说小雪写了一封信,麻雀不小心飞走了。我说再抓一个,兰姨给我送来了。兰阿姨说你真是个傻孩子。我说等暑假吧。兰阿姨说我们也要进城,去找我哥了。

有一年兰阿姨回洪湾听家里人说我成绩多好。兰阿姨说她记得同年的郎晓雪,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家里人说我以后考省城,去兰阿姨那。

去兰阿姨那里就完美了。

真的过了省理工,真的感受到了兰阿姨的家。在兰阿姨的客厅里,我看到小雪站在“全家福”中间。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雪就像盛开的雪莲!兰阿姨指着说:你看,这是我大侄女去美国留学前拍的。

我是不是故意说这是小雪?

兰阿姨说还有谁。哦,小雪去过洪湾一次,你还记得吗?

大学毕业留在省城,三十多岁还单身。红万一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向兰阿姨求助。我又被迫进了兰阿姨家。兰阿姨年纪大了,头发也白了。兰阿姨说,她很吵,很努力,但是哥哥和嫂子动不了。大侄女小雪,小时候跟你玩麻雀,成了植物人,怀孕四个月,作孽。

从兰阿姨家出来,后悔没问,小雪现在在哪里?国外?

我谈到了我的搭档。第一次见她,我问她:你喜欢麻雀吗?物体看着灰色的天空说,我的家乡有很多麻雀。小时候的任务是抓麻雀打麻雀。如果我没做好,我会被骂被打。我讨厌麻雀!你呢?

我?

我又想起了小雪。麻雀是小雪的最爱吗?如果有,可以试试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