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创作者: 侯发山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镇中学门口有一棵老槐树,树上挂着白色背景上有红字的“吴彤镇中学”的牌子,孩子们可以从上面整齐地阅读。这本书的声音被秋风吹起,让小镇更加安静、安详、可爱。

老人的鞋子在老槐树下放了好几年了,好像从此就在这个中学了。这位老人又矮又瘦。他的背微微弯曲,蜷缩在小凳子上,像只小虾。一双又大又粗的手,强如蟹爪。他头顶上点缀着一丛稀疏干燥的头发,像小鸭子的绒毛。他脖子之间的棕色皮肤上有几条皱纹,清晰地暴露出所有的蓝色静脉。老人面前放着各种补鞋的工具,有锤子,有锥子。这位老人的手艺众所周知。校园师生和邻居经常去那里修鞋。有人来找他,他没说话,就搬出了小马扎,递上拖鞋,然后戴上老花镜,接过鞋子,找到了损坏的部分,好像不用研究了,就拿起工具去修,手势和速度都挺灵巧利落的。没正事的时候,老人揉揉苍老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校门,仿佛在期待或期待着什么。

老人的儿子在这所学校学习。

我儿子不想见老人,甚至讨厌他们。他从学校出来就想躲,没地方躲。他想打招呼,没有勇气。他的头半低半年轻,心慌得跳了起来。有时候老人叫他,他就把脸转向一边,匆匆走了。儿子觉得老人的事业很不光彩,补鞋的工作很卑微。在学校,听到同学在背后小声说话,耳朵就发烫,感觉好像在影射他,浑身不舒服。回到家,儿子没给老人好脸色,无缘无故对老人发脾气。老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听出儿子的话里有骨头,于是自嘲地问儿子怎么了。儿子用邪恶的声音对老人说,以后不要补鞋了。

老人想不到儿子会说这样的话,于是僵硬地笑了笑。我不补鞋,那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你的学费就靠这个。

儿子沉默了一会,瞥了老人一眼,说,以后不要在学校门口化妆了。

老人谦虚地笑了笑,谦虚地说那边生意好……而且都是老客户。

我儿子没话说。

老人还坐在学校门口的老槐树下,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后来儿子考上了大学。

老人变得喜欢说笑。有一次他说起他的儿子,他就像一个喝醉了的初恋情人对人说起他的情人。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听,他都只是振振有词,谈及感情状况,他会放下鞋子,挥舞手臂。虽然他的脸颊垮了,额头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但当时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的脸上荡漾着一种梦幻般的光彩。

再过三年。儿子毕业后,老人辞职了。老人心思缜密,有大学文凭的儿子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有工作可以支撑。再说我儿子是大学生,如果出去补鞋,真的很没面子。

但是儿子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想了很久,他挑起父亲的挑子来到老槐树下,开始补鞋。

老人一直不敢相信。一夜之间,老人的头发变白了。老人不想上街,他觉得见人丢人。晚上,老人犹豫了很久,说,你就不能不补鞋吗?儿子淡淡一笑,说你以前教我劳动最光荣。补鞋怎么了?你不是一辈子都在补鞋吗?

老人张开嘴,叹了口气,没说别的。

然后有一天,老人悄悄地出去了。他远远地在老槐树下看着儿子,似乎在担心儿子承受不了痛苦,承受不了犯罪。

出乎老人的意料,儿子坐在过去坐过的地方,嘴里吹着口哨,慢悠悠的走着腿……

老人泪流满面。

又一个春天。吴彤镇中学也被一堵米黄色的墙包围着。有鲜花盛开的花坛,有绿草如茵的小足球场,有珠玉般的喷泉,有装饰精美的花木……。郎朗的朗读声音从各个教室里飞出来,像一个动人的合唱团。

老槐树已经没有了,一个溜掉的房子取代了它的位置。儿子租了两个门面,招了五六个人,成立了擦鞋公司。生意非常火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