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回忆 编辑: 杨安民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带着父母的厚望,我走上了一条祖辈们从未走过的风雨人生之路,先是在镇上打工,然后在城市打工。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年了,但过去的一点点小事情依然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初春的天气,一开始是冷暖。然而,大自然就像一位高超的美术大师。这时,我家乡的山野就像一个五彩缤纷的宏伟计划。鸟儿在窗外的树枝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个不停,仿佛要把人的思绪拉到另一个幻境;蛰伏了一个冬天的青蛙,整夜像少女一样歌唱,伴随着我们入睡,从睡梦中醒来。在清新的田野里,偶尔能听到它们悦耳的声音,让人有无限拥抱春天的欲望;旷野里,不时传来老牛的粗吼声……,一片春天的大合唱,交织在田野上,令人兴奋,激动。如今,我已经在一个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城市里生活了很长时间。虽然我不时去镇上看望我的父母,但听听这些美妙的天籁是一种奢望。

从我家出发,走过一条像玉带一样蜿蜒绕村的运河,再走过一片种了树苗的梯田,然后左转,就是学校了。运河里的水一路跳跃,不时有一朵朵浪花奔向希望的田野。一年的计划在春天,一天的计划在早上。走在上学的路上,隐约看见父母在不远处的田埂上种着秧苗。我们的稻田似乎比别人慢一步。“种子没有选好,稗子长满了田。”“火越煽,选的品种越强。”——这是我父母常说的一句农业谚语。为了高产,父母一般不在秋收的第一年给水稻留种子,第二年播种时总是在镇农技站买种子。虽然播种和移栽会晚,但水稻每年总是多收三五桶。

父母不仅种水稻,还种红薯、南瓜、芝麻、甘蔗、花生、红橘子等。家里一年四季都充满了各种作物的香味,这些果实凝聚了父母的辛勤汗水。

农忙季节,爸妈天黑早起,中午太阳一热就吃一碗粥,然后下地干活。有一次,我问我妈累不累。一边擦着额角的汗水,一边喘着气对我笑:“不累吃什么?”农村广阔,大有可为。有时候,我盯着丰收的果实,听着无线电波上的《在希望的田野里》,全身充满了活力。

秋天,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金色的大米像金子一样铺满了地板。一阵大风吹来,田野里立刻掀起金色的稻浪。山村沸腾起来,处处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到了晚上,忙了一天的父母也不能休息,只好把收割的稻谷打出来。宽阔的晒田里长满了大米,看上去就像巨大的月饼。村民们正赶着牛把“石牛”拖出山谷。这个时候往往是我们孩子最幸福的时候。有时,我们用清香的稻草捆起不同大小的稻草人,模仿走在山村里表演布袋戏的民间艺术家。我们一群孩子,手里挥舞着稻草人,倾向“九州十屋三五步,千军万马六七人”。玩腻了稻草人之后,我们聚集在草堆里捉迷藏。有的躲在草堆后面,看见捕快来了,悄悄溜开,就算被发现了,也能随风而逃;有的躲在草堆里,看到捕手靠近,就屏住呼吸不动。所以抓到人的那个经常找很久也抓不到人,只好无奈投降。不过也有一些聪明人,在大家都躲好之前就放下了眼罩。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就像蒲松龄笔下的狼,“已经半身,不再露出尾巴”,被逮个正着……。就是这样。虽然游戏很简单,但是每天晚上农场忙的时候,我们总是开开心心的重复。呵呵,那个季节,大人收获果实,我们收获幸福。家乡的草堆陪伴着我们走过了童年,今天的我们心里依然觉得那么甜蜜温暖。我甚至想,如果有来生,我就在农村投胎,做一个快乐的野孩子,这样我就可以自由玩耍,快乐无忧地长大。不像现在的城市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在枯燥的高楼间徘徊,补习数学之后还要练英语和书法……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月亮照得满地都是,山村最惬意的时光来了。大人们洗去了一天的疲劳,在院子里休息。做完作业,我们美好的时光就来了,尤其是春夏交替的季节,屋外昆虫唧唧喳喳,我们举着微弱的煤油灯,在门口的大树上抓蝉。秋天,我们跪在大人的膝上听三国演义、、薛西征等故事。我还清楚地记得曾子杀猪、匡衡留学、黄香暖床等情节。不经意间,这些故事让我们明白了忠孝,学会了如何老老实实做人,明白了判断是非善恶真伪的标准,增强了我们进步的信心。冬天的晚上,猪圈里的大肥猪在打呼噜睡觉,鸡舍里的公鸡在做着美梦,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烤箱旁,或者取暖,或者蜷缩着,父亲则在认真检查我们的作业。熊熊大火过后,红色的炭火剩下了,妈妈开始给我们烤红薯。过了一会儿,浓浓的红薯香味开始弥漫整个屋子,比现在街上烤的红薯香多了,还让我回味无穷。吃了红薯,全身都暖和了,烤箱上的木炭渐渐变成了灰色。忙了一天的大人累了,玩了一天的孩子累了,山村开始寂静。

童年不再,但故乡的记忆,一直是我成长的源泉和力量;现在,鸟鸣、蛙鸣、蝉鸣、狗叫声成了我和家乡的纽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