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一件毛衣 ,来源网友: 钟庆作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我侄女小玉去北京上大学了。看着家里为她准备的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我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学校。很简单的一套衣服,但是我二嫂走之前送的一件毛衣温暖了我到现在。

那是1985年,高考后考上了江西银行学校。去县城拿录取通知书,一半是开心,开心的是从此可以跳出农场大门。一半是难过,难过的是家里没钱多帮我买行李,怕在同学中抬不起头。

从县城回到家,父亲看着通知,一句话也没说。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自从在家提前退休后,因为高度近视,他每天都和收音机在一起,有时一天一句话也不说。大哥是农村中学的老师。母亲去世后,她嫁给了一个农村女孩来照顾家人。暑假她正好在家,侄子还不到一岁。大哥叫我好好学习,两年后出来工作就好了。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家里的情况,想着自己的未来,忍不住泪流满面。要是我妈妈还活着就好了!

我家在农村,有两个兄弟,一个弟弟。我妈从我懂事开始就体弱多病,但她用瘦弱的身体撑起我们家,即使在我们吃不饱的年纪也坚持不让我们辍学。十三岁的时候,冬天特别冷,妈妈永远离开了我们。当时觉得天要塌了。在村民的帮助下,我料理了母亲的葬礼。一家五口人无语,黯然神伤。父亲锁上门,我回头看了看住了十几年的小山村。一种悲伤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和父亲一起去了他镇上的单位。大哥和二哥继续完成学业,弟弟才六岁,暂时跟随叔叔在山里。

父亲为了让二哥接替他的工作,早早地在家退休了。当时我二哥在工大(一所有工作有学习的高中)上学,成绩名列前茅。获得农业学校不成问题。但是,父亲的生活很难打破,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我忍痛辍学,接替父亲做了业务员。高考的时候,二哥恋爱了,“准二老婆”也在城里。

在县城读高中的时候,二哥经常帮我。我打算和镇上的二哥商量一下学校的服装。二哥很替我高兴。他问我上学要准备什么。我说没什么好准备的,就一些日用品。其实心里真的很想要一件毛衣。

我从小学到高中都没穿过毛衣。看到县里同学穿的毛衣又好看又暖和,羡慕不起来。但是我爸每个月发的15块钱生活费,买了饭票之后就很少了。

二哥说:“柴米油盐不用担心,我去准备买两套衣服。”我不说话了,心想二哥工资不高,冬天还要结婚,已经很不错了。毛衣好像没救了,失望的回家了。

很难熬到开学。那天黎明前,二哥帮我提着简单的行李,父亲把报到的钱和复杂的心情都给了我抱在怀里。他们默默地走向镇上唯一的汽车站。

我和二哥上了车,帮我把行李放好。我叫二哥回家。到了学校我会给家里写信。二哥下了车,等着车发动。司机发动汽车时,听到有人匆忙喊二哥的名字。原来是“准嫂子”。她眼睛红红的,从窗口递给我一个布袋,叫我在外面好好学习,不要太想家里的事情。

车子发动的时候,二哥和二嫂渐渐被甩在后面。我打开二嫂给我的布袋,里面是一件全新的黑色高领毛衣,当时很流行,正是我想要的。回过头来,看不到二哥二嫂,忍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收到二哥的回复说二嫂得知南昌冬天比较冷,我从来不穿毛衣,就自己织了两天两夜的新毛衣,花了二嫂半个多月的工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