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幸福。 |写作者: 箫陌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老奶奶们喜欢热闹。在公历年,他们出发去剪窗花,贴祝福,每天在门口诵经。我家万福咋还没来。嘴里的万福是远在深圳工作的小表妹的代号。她大学一毕业就去了深圳。没几年,她就成了深圳万富国科技实业有限公司的业务骨干,每年都把自己设计制作的福文化窗花寄回来,这是我奶奶最稀罕的东西。

大奶奶也喜欢吃炖猪头肉,她说爷爷吃好吃的没运气。我问我妈这星期去见奶奶是不是给她买猪头肉。我妈笑着说,我买了最胖的猪脸,你奶奶切的时候吃了三四片,然后吃粥的时候吃了好几片,哭着说,现在这头猪不像几年前那么胖了。我笑,能吃到猪头肉还有区别,这真是一个好运气。

奶奶九十八岁了。她说她可以把时间推回到三十年前。

奶奶很讲究吃,有句话说什么季节吃什么。春天吃春饼,夏至吃冷水手工面,八月十五吃月饼,除夕吃饺子,元宵节吃元宵。即使是平日,也会找到一个小口大腹的坛子,清洗干净,腌制一坛子白生生的鸭蛋,每一个上面都写着日期,用黄泥封在八角肉桂紫苏叶子里煮的卤水里。到时候打开坛子,捞出三五块,煮熟,切成月牙,白蛋清,棕红蛋黄,油油的,放在盛有米粥的盘子里,很好看。当然,味道更鲜美。

小时候对食物很挑剔。我是个吃粥留碗面包的主儿。这时候奶奶会很认真的盯着我说,丫丫,这是把菜都吃了的好时候。我装傻的时候,我奶奶拿起碗,吃着碗底的米粒,用手指抿着碗边的渣子。奶奶常说,吃饭是福,饭可以废。上帝在看着。

上学的时候,每个周末都盼着回家吃妈妈做的饺子。我们院子里的韭菜被切成碎片,金蛋被打碎,黑木耳和白生生的扇子被包在小锭里。我在这里开门,饺子在那里拿锅。我洗了手,洗了脸,出来了,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了,一口一口,满满的汤,香喷喷的味道,丰富了虚弱了一个星期的肠胃。如果有人问我此刻什么是幸福,我肯定会说回家吃妈妈包的是饺子。

工作了,结婚了,有了孩子,鸡鸭鱼肉都在吃啊吃啊,感觉像嚼蜡一样。当他们回到母亲家时,他们对母亲精心烹制的一桌菜肴没有胃口。我妈说这个胃不好养。我笑着说,我们吃饺子吧。养个暖炉,吃一碗妈妈做的饺子,再来一碗饺子汤。吃完饭感觉很舒服,打嗝。朋友经常羡慕的说你真的很有福气。

我妈今年65岁,是我老家胡同舞队的顶梁柱。那天下午突然打电话给我,高兴地说他们的舞蹈队要来市里比赛,上电视。儿子一直说,加油,奶奶,我们都是你的朋友和亲人。比赛当天,家人早早去现场占据有利地形,看着化妆妈妈在台上翩翩起舞,焕发青春。台下的儿子一直用手机拍照。妈妈走下来,小家伙一路小跑,夸奶奶台风棒好。乐妈妈红润的脸像一朵牡丹花,她感到幸福。

年轻的时候,幸福的定义是理想化的,甚至是物化的。我买了房子,买了车环游世界。直到当了妈妈我才意识到,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父母健在,孩子健康,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日复一日的手拉手走着,慢慢的看着对方的眼睛起皱纹,太阳穴添白发,但眼神里的温暖却从未改变。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前几天我妈过生日的时候,我奶奶坐在桌边笑着聊我妈的青春。我妈开心的笑了笑,给了她吃的。我奶奶高兴了一会儿,给我们端来了一杯红酒。我妈嗔怪我少喝酒。奶奶瞪着眼睛生气地说:“你和孩子关系很大。吃喝是福。”桌旁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那一刻,在妈妈的眼里,我看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颜色。也许,这是幸福的颜色。

元旦那天,我去看奶奶。奶奶颤巍巍地站在阳台上,把鲜红的祝福贴在窗玻璃上。枝桠分明的牡丹在阳光下映出她祖母的脸庞。是在深圳万福科技有限公司工作的表姐送的窗花,我奶奶一直说倪的儿子飞得很远。万福,这个名字真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