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阳春 编辑: 秦延安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被关了一个冬天的太阳,像卤水、豆腐一样接触大地,大地一片色彩斑斓。跳跃的阳光像流水一样渗进地下,使得黑暗中令人窒息的韭菜,像抓住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拼命地探出头来。看着天地凉爽,阳光灿烂,他们凶猛地跳了起来。虽然还很弱,但整个冬天都在积蓄能量,使得初春的第一茬韭菜长得格外壮。

给点阳光,就暖和了,给点雨露,就丰富了。现成的动力让韭菜在春雨中越长越壮。锄头就像母亲的手,虽然粗糙,却很柔软。行走在韭菜间,坚硬的土地变得柔软。没有被束缚的韭菜,它就像一只快乐的羊,突然变得欢快起来。它们就像妈妈纺的线,越来越长,渐渐溢出菜地,绿了大地。看着一排排绿色的韭菜,妈妈终于露出了笑容。一条春天的韭菜长满了深绿色,让妈妈决定收获的时间。

“正月葱,二月韭菜。”韭菜因其勤劳、随和、野性,赢得了祁阳草、懒菜、长生韭菜、庄阳草、丰本、曹仲如、蔡平等多种名称。虽然名字已经这么多了,但我妈还是给春韭菜起了个新名字——阳春。吃韭菜就是吃阳春。不知道一个一个字都不懂的妈妈是从哪里得到这个诗意的标题的。也许只有阳春能表达她对春韭菜的感情。

在农村的二三月份,餐桌上很难看到绿色。整个冬天吃含淀粉的蔬菜,让人肠胃发酸。清明前后,种瓜种豆。要吃新鲜蔬菜,他们最早得在六月份去。这个空空的季节,在菜地里,最早也只有韭菜能填饱肚子,满足食欲。

太阳一寸一寸高,日子一天天过去,菜地里的韭菜长得很慢。看着我们走来走去,没了力气,我妈从菜地里摘下最高的韭菜,切成一把一把的,切成小块,撒到好的面糊里,加点盐,摇点碱。给火锅上油,旋转勺子,飞铲,很快就有一个大煎饼从锅里出来。用整个竹篮盖着的煎饼,青白相间,星星点点,就像春天的香韭菜。咬一口,香气四溢,淡淡的胃里增添了一股春天的气息。

3月底,北方的土地已经被太阳晒暖了,春天的韭菜长得整整齐齐,基本可以收割了。每年春天第一茬韭菜都是妈妈用来包饺子的。韭菜鸡蛋或者韭菜猪肉都是很好的馅料,让人感觉很圆。因为春韭菜,我妈的十八般厨艺也尽情展现。——韭菜炒鸡蛋,韭菜肉末面,韭菜卷,韭菜盒,水煎饺……谦和的气质,让韭菜和谁搭档“贫乏的饮食让贫瘠的冬天肠胃得到充分的补充。

春天无限好,春天韭菜却跟不上吃饭的速度。菜地里的春韭菜剪完了,我妈约了隔壁的大妈,拿着篮子去三里外的山里掐野韭菜吃。野生韭菜,只是因为无人看管,随性别生长。“四月,世界枯竭,山寺桃花开。”山里的春天比山外来得晚,山里的春天韭菜和桃花长在一起。如果你无人看管,你就不会被束缚。山里的韭菜可以长在岩石的缝隙里,也可以伴有野花和杂草。自然给了他们同样的平台,看谁的能力大。因为比较野,起的比较早,所以有一些夹杂着杂草的韭菜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他们站在山上,或大堆大堆,或东、西。想要收获,只能用手指一根一根掐。大家散了,埋头掐韭菜,遇到大的,叫朋友一起掐。早上,我挤了满满一篮子。回家挑洗后,是一口小阳春。

一条绿色的韭菜是春天的开始;一撮韭菜是饮食的春秋。在农村那些年,每年都要吃小阳春,直到五月的夏天。可惜入城后,四季虽有韭菜,却没有阳春的味道。不知道是我的心态还是快餐时代。温室里的生长已经失去了春天的温暖味道。

春去春来,韭菜一茬接一茬,人也是一代又一代。有时候,我真的想变成一只蚂蚁,回到农村,穿过春天流淌的绿色森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