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东川 ,撰稿: 张丽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不断的遇到一些人和事,渐渐的忘记一些人和事。但是,总有一种相遇,能在瞬间深深的刻进他的骨子里。

从铜都红地闻名的云南东川归来,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两个画面:一个是红地高天下的千年龙树,一个是我想见却未能见面的大井架。他们一出现在一部东川人引以为豪的微电影《遇见东川》中,就唤醒了我记忆深处的某种东西。

可能和我的人生经历有关吧。从中国著名的石油城市大庆,到工业城市洛阳,再到“天南同都”东川,我偶然发现,这三个城市,虽然规模不同,但经历和气质却是相似的:都创造了工业文明的辉煌,以丰富的资源和先进的技术,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为国家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此,在建设之初,得到了全国各地的支持,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建设者。无数人的青春在这里摇摆,不同地域的文化在这里交融;他们也经历过同样的痛苦。当资源逐渐枯竭,环境逐渐恶化,重工业的荣耀不复存在,都在转型中挣扎,在创新中改变……

一个

来到东川,很多人都见过千年龙树。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上,它巍然屹立,见证着东川铜业的前世。

矿山的历史深深地烙在东川的史册上。自3000多年前铜矿开采以来,东川已融入秦汉时期的滇池青铜文明。铜的开采和使用极大地改变了古代东川乃至中国古代的社会面貌。东川铜文化纪念馆内,“嘉靖鲍彤”铜钱直径58厘米,厚3.7厘米,重83公斤,令所有参观者叹为观止。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硬币。作为东川铜业中心区的唐丹镇,有“铸币皇帝的故乡/[

到了清朝,东川铜业更加繁荣,云南铜业和北京交通支撑了清朝铸币的“半币江山”。在电视剧中,清朝人称一串铜钱,他们的造币材料大部分来自云南铜钱,而云南铜钱又来自汤丹镇。站在乾隆皇帝赐的御匾“於陵九书”下,仿佛看到了海拔三千多米的唐丹镇。这座云城有着辉煌的历史。

2

毕竟历史悠久,难以触摸。十年前从东川土地上消失的大井架,依然留在几代东川人的记忆中,见证着东川从辉煌走向沉寂。

我在石油城住过,习惯了大大小小的井架。在我眼里,不是冷铁,而是热铁,就在这个铁架扎根的大地深处。

20世纪50年代末,60米高的井架竖立在唐丹镇海拔3225米的山上。曾是亚洲最高的井架,见证了新中国铜工业文明的腾飞。当时东川到处都是铜矿。从1958年到1960年,一万人来这里勘探,1959年,十万人上山采矿。当时国家建设特别需要铜,海拔2500到2800米的矿石中铜含量最高。大型井架每天不断将矿石从山的深处吊到地面,冶炼后再运到全国各地。东川铜矿管理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工业王国。因为地处偏远,所以比较孤立独立:有大学以下的教育系统和医疗系统,有公安局和人民法院……。许多人一生中从未离开过这里。

2000年,投入生产40年的东川铜矿管理局因资源枯竭和制度约束而破产。曾经在体制内幸福生活过的人突然醒悟,大批工人失业,大批东川人走出大山。然后,作为东川的象征,大井架被拆除,一个时代结束了。

生活在云贵高原最具特色的红色土地上的东川人,从来不缺乏勇气。

在外人眼里,东川贫瘠,干热,泥石流频发。然而,当你真正走进东川,你会发现它充满了希望。

在东川的三天里,我们参观了东川的泥石流治理、绿化成果和生态公园建设、铜文化工业园建设,甚至干热河谷农业示范区建设。我渐渐明白,这种行为在其他地方并不少见,但对东川人来说却是一种艰难的新生活。千疮百孔的环境需要修复,城市需要改造,丰富的旅游资源有待挖掘。为了向世界展示一个不同的绿色东川,他们从基础开始。藏在深山里最美的红色土地,成了摄影师的天堂;在曾经泥石流咆哮的山谷里,现在赛车呼啸而过,似乎还传达着以大井架为代表的东川精神:头顶的天空,云海;努力工作,自力更生;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东川复出,源源不断。

链接:微电影《遇见东川》中,女主角蒋洛雪遇到了喜欢自己的男生刘殷敏。在男孩的引导下,她看到了不同的东川。(注:因为人和下雪,是东川铜矿管理局两个矿的名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