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就走 |写文: 花儿一朵朵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秋末,窗外一如既往的昏昏沉沉,特别压抑。

他不善于沟通,与人交流时经常语塞。每当有人取笑他,他都不在乎,只是傻笑。“你受够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很乐意和别人说几句不相干的话。

此时,暗淡的眼睛无意中从桌面的草坪上望向窗外,穿过小路,固定在单位门口。眼神微微空洞,桌上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只有一只苍蝇落在握笔的右手食指上,搓着手,不知不觉地吮吸着皮肤表皮。

五年前,他和她一起在这个单位工作。他们在一起工作了短短的两个月。期间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字“ Lei ”,他每次都喜欢叫她“ Alalei ”。后来,“ Ala Lei ”调到行政,调到一线基层做那些又脏又累的活动。这个差就是四年多,而在这四年里,只有拿到一些工作的材料,才能偶尔遇到她,但面对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草草拿了油盐,回到了一线。

大约两年前,他因为不断的交通等事情,因为个人原因离开,到外面去看“世界”。好景不长。仅仅过了半年,在原单位一些同事的劝说下,他没有了这些同事之间的友谊,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回来后稍有变化的是,由于工作原因,他会时不时在她旁边的房间工作。他推崇“ Ala Lei ”,是一种当一个人觉得一个人好的时候,忽略了自己缺点的欣赏。他喜欢和“ Ala Lei ”聊天,即使没有太多也很知足。“ Ala Lei ”就像学生时代的浓浓友情。像家庭成员这样的情感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

转眼间,就在半年前,让他开心的事情终于来了。他终于每天都在这个技术邮局工作,开会的次数让他开心到忘乎所以。这样日复一日,每次都会送一些好吃的,喝的过去,自然交流的机会也就多了。从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到夜晚的来临,已经很久了。我每天都能清晰的看到化妆的变化,从头发到脸,到眼影,到眉毛。他眼里好像没有别的东西。

然而就在一周前,“ Ala Lei ”像两年半前一样向上级递交了辞呈。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难受。另外,由于性格原因,他不太会说话。这个大笑话让他不知所措。久而久之,他只能被迫接受现实。

认识这么多年,他分不清是欣赏还是友情还是爱情,但他知道现在的他和她差距很大。这个差距就像水稻和稗子的区别:在播种的那一刻,作为水稻,她注定让人充满希望,被细心呵护;他只是小心翼翼地长在身边的一株杂草,即使是一个春天也很难。他最终不出意外的成为了牛的好草料,分别实现了“生命价值”。但现实是这样的,谁是谁的失踪或者谁是谁的过客,谁很清楚。

天色已晚,今天路上的人群又熙熙攘攘了。“ Ala Lei ”一步一步把行李拖到大门口,在门卫办公楼前停下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这时,他皱了皱眉头,眼睛已经湿了,晶莹的泪珠在打转却不曾落下。在隔壁办公室的灯光被关掉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眼神呆滞了几秒钟,然后开始清理工作站,独自离开了办公室。

在我实现池塘里春草的梦想之前,舞台前的树叶早已在秋天鸣响,至今隔着海和天。这个世界上,谁是过客,终点在哪里,每个人的答案大概都不一样,只有回忆是永恒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