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块杨树林 ,本文投稿: 路来森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天空晴朗,风不大,是难得的好冬天。

一个人,走在杨树林里,感觉深邃无边。

树,大部分都是粗壮的手臂,叶子都掉光了。只有纵横交错的白杨树枝,把天空分割成一个缺口,一边一边。不再像夏天那样拥挤黏腻,树木间有一种稀疏的景象。仰望天空,天空是一层层的蓝色;阳光下,树枝闪着鲜艳的颜色,让人眼花缭乱。沿着一棵树往上看,虽然是冬天,但是树枝并不干燥,每一根树枝都给人一种湿滑的感觉。生命是流动的,仿佛你能感觉到,一棵树,生命中流动的力量。树干,凸起的皮肤,构成每一棵杨树的“眼睛”。“眼睛”,睁得大大的,倔强地盯着这个冰冷的世界;“眼睛”,沉默,沉默,但有一种直视的力量。让人感到一种无处可逃的恐慌;让人觉得一个人必须豁达,敢于正视这些沉默的“眼睛”。

森林里的大多数鸟都飞走了。好像只剩下喜鹊和麻雀了。一个喜鹊窝,建在树枝间,构成了森林的黑色标点。喜鹊不时站在树枝上唧唧喳喳。哭,孤独,高昂。但它也唱出了森林的孤独,给一片森林带来了些许欢乐。麻雀成群飞。它们喜欢集中降落在几棵树上,称为一个群体。那种吵闹,那种夸张,像那些聒噪多嘴的女人和长舌的男人。当你累了或者无聊的时候,你就会渐渐消失。

树林里,寂静依旧,苍茫的天空依旧。

森林并不黑暗,从树顶筛下的阳光斑驳地散落在地上,生出一种相当柔软的感觉。地上堆了一层厚厚的杨树叶,人们在上面走来走去,又踢又踢,身后只剩下唰唰的声音。声音,脆弱而执着,是一种枯萎生命的回声,扰乱人心。人们不禁想起春天的温柔,夏天的繁茂,秋天的萧瑟。想到人生,繁华之后的没落;在衰落的过程中,每一颗锥心的悲伤。

偶尔,风一吹,树叶的云朵就卷起,旋转而去。留下来,浅薄的孤独。树林似乎延伸到了深处。弯腰捡起一片叶子。叶子已经变成褐色,干燥而坚硬;但是叶子上的纹理清晰可见,我可以看到叶子里流淌的河流。

突然,树林里嘎嘎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对面,一群羊,一个老牧羊人,正在慢慢地走着。羊,羊,极其白;浓密的头发,缠绕着身体,臃肿成一团。老人戴着一顶棉帽子,手里拿着一根鞭子,全心全意地挥着手;眼里,散出一种享受。老人看见了我,我看见了老人,老人向我点了点头,我也向老人点了点头。我们,在无声的默契中,传递着自己的情感。森林太空旷,无法详细表达。对那种细致重复的表达的恐惧,打破了森林的寂静,让人无法消化森林深处的孤独。

绵羊低着头,正在找东西吃。绵羊不吃杨树叶,它们只是拱起一层层的树叶,然后在树叶的底部寻找它们。终于看清楚了,羊是有点绿的,娇嫩嫩的。那是枯叶覆盖的草的芽——,在寒冷的冬天依然存活生长。

羊走了,漂走了。向远方望去,遥不可及的视野,像片片残雪。

雪后我想起了杨树林。森林又深又雪,树枝被雪覆盖着。风吹雪落,寂寞如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