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成为一名花匠 ;本文投稿: 君弹天下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弟弟开了一家花店,每个情人节,我都帮忙当花匠。送一朵玫瑰,留一片余香在手。听起来怪怪的,但送个花郎也不好。

我又黑又丑,但是情人节,我要努力“装饰”。所有买花的人都想有一点浪漫,就让送花郎把花递给收花的人。我必须打扮自己,以免让收花的女孩太难堪。为了证明自己是卖花的,我总是把要签的单子显眼地拿在手里。还有很多人送花到地方都找不到花的情况。有的刚好在外面,有的还没上班,有的不能拒绝。协调需要很大的脑子。

也有特殊情况。一个女人买了花,要求给别人,然后打电话给收花的人。里面有个女声。我一惊,舌头就不滑了:你,你好,我,我送花了,有人给你买花了。人家很爽,原来最好是最好的。去社区诊所送花,漂亮的护士死活不肯收,只好对顾客负责。我甚至说过这样的话:白色的护士服,鲜红的玫瑰,让你看起来更好看。病人和其他医护人员都笑着环顾四周,好像是想感谢我的苦苦求爱。护士很聪明,估计我的出现会让她在别人的误会中丢面子,所以她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赶紧送我走。

一个阿姨让我最难受。她从抓到电话的那一刻就问我,是谁送的花?偏偏不在名单上。她还是出来摘花,后面跟着一脸黑的老婆。她捧着那一大捧玫瑰,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仿佛要找到一枚炸弹。她还是问是谁发的。我真的不知道。有时候客户要求我们保密。说这话的时候,我瞥见她老婆的眼睛突然睁大了。阿姨想了一下,然后把花放在我手里说没有,我没办法。我正要收回,她老婆站在我车前不让。很严重。玫瑰没问题。我找我哥帮忙,他哥赶紧在店里翻找买花人的电话。阿姨的手机很快就响了。我明白了,是她儿子在国外,想给妈妈一段浪漫。

做了几次花店,我不再抱怨工作,不再羡慕这一个那个。世界上各行各业谁容易?每个人都要付出,都要担心,只是不去做,不知道而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