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罪犯)自愿向警方自首 ,发稿人: Zhang Yp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枯树和老藤

如果时间不去找一个,傅志的记忆里,他五六岁的时候,早春柳树上的小黄芽被用来画树枝,在头顶上做个髻。蒲公英展示了一个点缀着紫色花朵的红绿山坡。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村里的鸟儿开始返回它们的巢穴。傅的一只脚把馍馍踩在柳枝上。哭过之后来了…

傅颤抖的手擦去了即将涌出的泪水,看了看刚刚放下的照片,站起来,从窗口望出去,转身走了。

小雪刚过两三天,行人就被裹得严严实实,一簇簇白色的寒气来来去去,行人头上的花也随着节奏绽放。

他的眼睛盯着三个正在玩游戏的孩子。傅志停下来,放下小凳子,把女儿几年前送的黄华丽拐杖放在腿上。

小时候玩自己,追刚学会飞的鸟,折一个新开的白牡丹,一个人带着一群蚂蚁在地上移动,找柳树里最柔软的树枝做花环,晚上看月亮,福志春夏秋冬,白,黄,青,灰,一轮又一轮。他想知道天空中是否有同样的月亮。

他长大了,春天去上学,就去新发芽的柳树上做花环,每次都能把柳条拔出来,找几朵黄紫色的花在上面编织。

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傅志就出去了,离开了这里。

我也离开了。他们彼此知之甚少。通常他们不说话。这次他们没有交流。他们不知道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

五年后,傅志工作的时候,收到一个高中同学的邀请函,傅志赶去工作,所以没有去委婉的拒绝结婚的邀请,就给老朋友发了一条信息。

傅志看了看高中的毕业照,看了看,转头看向窗外。照片上,他看起来年轻又天真。他现在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眼里含着泪。傅志看着手里的白色照片,笑了。他五六岁的时候,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花环,小女孩哭了。从此以后,每年柳树发芽的时候,傅志都坐在树干旁边。有时他忘记了时间,但时间从未离开,直到他看着最后一只蚂蚁进洞。

很多年后,傅志有了女儿,很多年后,傅志有了孙女。傅志亲自给她起名四书。

傅志得知,去年冬天刚下过三天雪,就有一个老人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留下了一个冷冰冰的名字——亦舒。

第二年春天,老人回到了小时候的地方。一棵枯树历经沧桑,树干已经腐朽。许多新的树枝从它的根部被拔掉,老人折了一根,做成一个花环。放在他孙女头上,告诉她叫柳枝。孙女开心的跑了。老人站起来,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走了。夕阳中的姿势,蜷缩的背影,身后的春天到处都是鲜花和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