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范文 天海翼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整年

正文/孔

近几年来,为了怀念故去的亲人,我陆续写了一些文字。只是,没有父亲。不想写,但又不敢轻易触碰。这个题目太重了。

如果我父亲还活着,他今年刚刚过了六十六岁生日。但是他已经去世快三十年了,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就我爷爷奶奶而言,他们都经历过老去失去孩子的剧痛。就我而言,我经历了青春的大悲。

20多年来,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日子,但每到假期,根深蒂固的思念就泛滥起来。我想,如果父亲在我身边,会是什么样子?该是白发生孙的时候了。是时候抽烟喝酒享受晚年了吧?

有时候,他会来到我的梦里。傻乎乎地坐在我身边,身上全是劣质烟草的味道。他笑着看着我,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用胡茬戳我的脸,嘟囔着叫我的出生名字。我经常笑着醒来。一觉醒来,枕头上全是泪水。从此再也没有睡意。在兄弟中,父亲很喜欢我。

我记得我父亲什么?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他那瘦削、略显佝偻的身影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当年他住的老房子早就被推倒重建了,种的树早就成了家具,一只他很喜欢的钢笔早就不见了。唯一留下的思想就是一本介绍古诗词的没有封面的旧书。这本书的书页已经泛黄,上面是他父亲用他心爱的笔写的笔迹,是蓝黑墨水。岁月流逝,字迹斑驳。“酒、朋友、诗人、爱人”这几个字写得最多,用的是正楷,端庄大方。可见父亲对文化一直有一种很难的感觉,很喜欢这本书。现在,这本书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柜里,我常常在寂寞的时候揉一揉。

村里跟我爸同龄的人都说我爸精神不正常。他走在街上,他们经常指着他的脊梁,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对我幼小的心灵是一种伤害。我小的时候很固执。我在村里走的时候,他们有时会指着我身后,叫我爸爸的外号,说那是谁家的孩子。我听着,故意昂着头从他们身边走过。在我看来,我父亲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他只是喜欢笑,有时会自言自语。没有人能理解他的精神世界。

据村里的老人说,我父亲在学校成绩很好,但他当时心情不好,很早就去上学了。回国后,因为会写会算,在小团队做会计。有一次,他因为给村里一个难缠的泼妇一个实事求是的工作分数而被骂。结果他父亲坚持了好男人不和女人打的传统。有一年春节,小团队结账,结果发现几毛钱不对。几个队干部怀疑是父亲的工作,父亲好不容易才吵起来。对于一个木讷的父亲来说,就这样,他的气息一直留在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精神得到了刺激。长大后,我想弄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父亲精神错乱。但转念一想,人都走了,去探索什么意义,就当我没说。我想我宁愿相信村民说的话。我为我父亲的正直和善良感到骄傲。

父亲会拉二胡,会讲风琴,会修拖拉机。在村民眼中,他是一个能干的人。

当年,农闲时节,村里总有盲人民间艺人在我家门前的空地上表演。夜幕降临,蒸汽灯亮了,父亲的手开始发痒。经常不吃饭去小剧团,感觉二胡免费提供伴奏服务。我看着他摇头喝醉酒,心里想:为什么这个人精神不正常?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也没见过他练,他怎么会拉二胡?

我知道我父亲会弹风琴。当时我在村南中学读书,因为离家近,每天上学。学校办公室有台风琴,每次放学总会有悠扬的琴声。有一次放学,我跟着钢琴偷偷看了看办公室后面的窗户,看是谁发出了这个美妙的声音。没想到,我看到父亲坐在风琴旁边全神贯注地演奏,而坐在学校唯一的音乐老师身上。看着老师深深的陶醉,我知道爸爸玩的很好。后来爸爸和中学音乐老师成了朋友,经常去看他。我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应该是为父亲高兴的。

没人告诉我父亲修理拖拉机的能力是怎么炼成的。当时村里带拖拉机的人不多。不管是谁,只要机器坏了,告诉父亲,他马上放下工作,冲过去。当症状被看穿,顺利消除后,他的喜悦溢于言表。他在家连洗手都不洗,回家手油腻。妈妈经常为此责备他,他总是咯咯地笑一会儿。可见他很开心,很满足。前几天和表哥吃饭的时候,也回忆起父亲修拖拉机的情景。他喝了口酒说,“我叔叔是个能人,也是个好人,可惜走的太早了。”

年年清,现在又清。这几天我一直在亲手折叠纸币。我要在父亲的坟前烧些纸,为他的坟培土,和他说话,让他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想告诉他,自从他离开后,世界和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的同龄人也纷纷离开。我想,在另一个世界,不会再有对错了。我想告诉他,我当爸爸很久了。我过得很好,越来越好。我的家庭很和睦,但心里总有一个空的地方。那个地方是留给他的,谁也代替不了。我想告诉他,没有他我的世界是不完整的!

这么多年了,现在想着爸爸,已经不哭了。我会想着过去,写一些话,就这样默默的想他。我想父亲在另一个世界也能安全的数着自己的日子了,也不会孤独了。我的曾祖父母和我一起在这个墓地,他们的坟墓在村子北边他们自己负责的地里,离家这么近,回家看看很容易。我会时不时去拜访他们!

节日很明确

文本/严维华

在我的记忆中,晴朗的日子似乎总是阴天。也许古今传说里都有这样一个道理,在《谷雨》里,晴空万里,雨下得很少。也许是上帝,也是心情万千的阴郁祭拜祭品,郁闷!我拉紧厚重的衣服,靠在窗户上。俯瞰天空中流动的云彩,像夏天,又像饱含悲伤的泪水,让人的心情越来越平淡。

风很静,我不敢挑起这份沉默。哪怕是最轻微的袖口风,都会导致数以千计的冷落,带来冰冷的洗礼!他爱人的车还是没见着影子,于是他和表兄弟们去扫祠堂了。人家说一层肚子就是一层山,没错。我想念我爱的人!父亲的抚摸,小哥哥的笑脸,姐夫的笑话!亲人成了岁月的回忆!贫瘠的沙地上无数的坟墓吞噬着美丽的爱情大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一点点缩小。那些过去的风景,慢慢老化,风干,然后变成化石,永远站在那里,不再快乐和愤怒!真的很冷,我战栗着,发自内心,发自骨子里!短暂的生命稍纵即逝,昨天的事情今天好像很遥远,好快!那些情怀,那些哀乐,似乎变得冷漠,变得单薄,变得淡然;那些过去的激情,也像这一天的阴霾,缺乏阳光!人家说看多了就麻木了。情绪似乎总是停留在童年和青年时期。之后,他们就没有记忆了!

有人说不吃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好像就是这样,没错!一开始我好像不是这样的。我很温暖,阳光明媚,但是如果我在阴天呆久了,我就会习惯这里的环境。是啊,谁不想看到四季的芬芳,谁不想有无数的朋友相知。现实中,真正的朋友有多少?出了家,就像旧账,就搁在那里,翻烂了,累了!白天的心情,总是无法平静下来,打字的思绪,也像外面的噪音一样,杂七杂八的。在这杂乱的音符中,没有一缕阳光折射!窗外的垂柳,用劳斯拉着头发,像想家了,沉默着;几只早燕,慢慢呢喃,在高高的枝头摇曳;零星的飞雪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是那么小,然后就像一个美丽的姑娘散花。往年的这个时候,绿草如茵,今年却冷得像冬天。冷天,冷天,冷冻雨,你飞不起来,你凝聚不了你的深情!

童年看起来那么美好,无忧无虑,玩了几个世纪。还有,爸爸买回来的水果糖真的很甜,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过!小哥哥总是背着我疯跑,然后有一天偷偷把我丢在家里和二姐一起去山野找鸟蛋;大姐的悲痛是姐夫的突然去世。那个在我十岁的时候曾经买过糖的男人刚刚离开,但是死去的人留下了,这让我妹妹的生活痛苦不堪;而我只能默默陪着她。

今天的感情牺牲,我没有哭,但我的心像天空,我无法呼吸。我皱着眉头忍受着疼痛,就这样让沙沙的雨雪为我落泪!

清明遐想

正文/王涛

阳光,蓝天,微风,空万里;悬着的心,木然的思绪,暗潮汹涌。安全,来了,没来。斯里兰卡人民已经去世,我们正在缅怀他们。这场小雨也凝聚了一种无声的气息,让这个祈祷更加庄严。那些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镶嵌在岁月洪流里的亲人,朋友,陌生人,此刻在他们的脑海里都很清晰。有了这个充满绿色的春天,一起回忆过去的时光,那些无与伦比的美丽将是我们未来生活的力量;那些逝去的人,我们将终生铭记。

每到清明节,杜牧的诗总是被人提起。据说清明节这一天,细雨纷飞,天塌下来。行人忧心忡忡,想念亲人朋友。然而,在这个绿色的清明节,让大多数孩子难忘的是散步、放风筝和荡秋千。请在小湖旁看杨柳青,湖中的鹅陪伴着你,清澈的湖水映出自己的影子,忘却烦恼,回归清明。

蝴蝶婀娜多姿,眼睛随风转暗,一对蝴蝶尾巴五颜六色,随风摇摆。在春风玩耍时,蜻蜓飞得很高,就像鱼在水里游一样。蜈蚣是一种虫子,可以飞到天上,在空中盘旋。海鸥在空中盘旋;山坡上的桃树给寂静的土地一抹天空中的红色。这一季的春风有着明显的悲伤。经常下雨。夕阳下你在等谁?那年的夏天,我仿佛看见了夏,站在湖边默默地等待着他的归来。今年的清明节,有多少人站在死去的亲人面前,在细雨中等待他们的归来?一张宣纸上点缀着许多风景,却无法唤回芬芳的灵魂停留半小时。山坡桃花开,湖里鱼活,地上草绿,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

一点点,一点点,一张图;一个现实,一个空虚,一个人生。你看不到远处的边缘,深深的悲伤笼罩着整个天空。恐怕很清楚。满坡的菊花争相开放,仿佛在为死者祈福。弯着背的路边为行人指路。复杂的社会需要安静片刻,忘记时间和地点,但要记住与逝者的故事。

生死距离有多远?清明路上你就知道了。每一个去祭奠亲人的行人,都会突然产生一种错觉;牧童笑而不答杏山村。活着的人活着一定是快乐多于悲伤。他们死后,后人希望他们平安,走在寻找亲人的路上,脚步比对方重。昨天似乎还在眼前,但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柳树已经熏绿了;春天到了。只有雨还在哭,洒下悲伤。

淅淅沥沥的清雨,滴得到处都是,就像是清明节里为许多悲伤无声的呐喊。死人不在了,活人还会继续。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杨柳垂下,仿佛在和亲朋好友告别。我希望在下辈子能再见到他们,希望这新鲜的绿色能带给更多的人希望。人生就是这么脆弱,无常。春天是一年的关键。在回忆过去的同时,不要忘记对未来的希望,不断地去爱,去被爱,去寻找自我价值。这就是活着的意义。

清明紫阳线

文/颜

清明紫阳之行硕果累累。买了明朝以前的茶,拿出村民给的明朝以前的手炒茶;吃了著名的蒸盆;我也喜欢资阳的风景。

紫阳县位于陕西省南部汉水河畔,以南方道教学派创始人张伯睿命名,他的名字叫述平,编号“紫阳真人”曾在此悟道。

好山好水出好茶。由于地处汉江上游,资阳盛产富硒茶。早在唐代,紫阳茶就是宫廷贡品。由于水和土壤中硒含量丰富,茶叶中积累了大量的硒。硒是人体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

来资阳之前,打算买一些明朝以前的茶叶。我还在网上搜了紫阳小吃,有油腻腻的米线、桨馍、酥脆的康康、清蒸菜。我要一个一个地品尝它们。

乘火车去资阳是午夜。一大早起来,照照汉水的水平面,一条小船经过,人字形的涟漪渐渐在船后扩散,于是平静被打破。我们直奔码头,准备乘船到河对岸去看仙人洞真人宫。码头有个小街小吃店,买甜糖浆和油饼。油饼一看就是油饼,黄灿灿的,油乎乎的。买一个试试。口感酥软,清淡,不油腻,入口即化,吃起来也不贵。一个只要一块钱,你连吃两个。油饼由豆腐、面粉和糊状物制成,然后舀一勺放在工具上,在油锅里油炸。等它浮上来了,就熟了。油饼配有红色和黄色的调味汁,颜色诱人。甜酱是用豆浆煮白米制成的。味道很甜,这里的水似乎很好。

仙人洞真人宫在河对岸。几块钱坐船过去了。这是张平书练的地方。武侠小说中反复出现的人其实都有自己的性格,正史上也有记载。相传紫阳生活在北宋。当他遇到一个道士,他开悟入道,然后来到这里。然后又钻了一个洞,练内丹,写了《武真篇》等南方道教著作,在当时影响很大。现在这里香火很旺,游客也很多。

下午我们包船去瓦房店。明清时期,瓦房店是陕南最重要的山货特产集散地,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都在这里建堂。由于历史悠久,只有山西会馆(北方五省会馆)和江西会馆。北方五省的会馆正在修缮,大门紧闭,只能隔一段时间拍照。

整天跑来跑去,肚子饿了,在街上找紫阳蒸盆,找了好几个,都说花了好长时间做的,一般都得订。走到街角的一家餐馆,老板娘说,她亲戚家的餐馆,有蒸盆卖,可以带我们过去,大家听后,脸上的云彩一扫而空。

蒸盆上来就很好卖。它是一个大的不锈钢盆,装得满满的,表面有金鱼形状的蛋包,里面有土鸡、猪蹄、鱿鱼、竹笋、木耳、藕、胡萝卜等。它非常吸引人,因为它有绿色、绿色、红色、黑色和白色等鲜艳的颜色。这道菜味道清淡可口,尤其汤色清亮,味道鲜美,营养丰富,不愧为资阳名菜。九个人要了一些当地的菜,比如蔬菜豆腐,魔芋脆片,大块吃,空空如也。和老板聊天,了解到蒸锅用的大块食材需要在蒸锅里蒸6个小时。因为制作时间长,想吃的话一般都要预约。他的餐厅获得安康蒸盆大赛二等奖。我们还想要更多,就订了第二天的轮船。

第二天我们去双桥镇游玩,回来的路上还逛了高桥镇和廊桥。回到资阳县后,我爬上山给资阳拍了一张全图,去了一个山区家庭,坐下来和他们聊天,得知新茶刚下来,只看到男主人捏了一把不起眼的茶,泡好后招呼我们品尝。师傅说茶是新茶,因为喝了外观不好,但是不选茶,所以卖的话要慎重选择。茶上来的时候,我看到汤是白色的,略带绿色,有淡淡的香味,尝了尝。仿佛没有苦涩,温暖而柔软。咽下去的时候喉咙微微有些甜。喝了一杯茶后,我觉得精神焕发,感觉很好。不知道这歪歪扭扭的茶叶有没有这么香。问师傅家,说他们这里水好,用的是山上的泉水。我好奇地尝了尝泉水。果不其然,味道香甜,没有任何异味。好茶必须有好的水泡,才称得上绝配。但资阳很多村庄,土地富含硒,流经泉水后自然成为富硒水。主人非常好客。看到我们一再称赞茶,他走的时候给我送了些新茶。作为回报,我给他们留下了从Xi平安带来的牛肉干、果脯、豆腐干,算是城乡交换。

回到Xi安之前,我们五个人去尝了尝蒸盆,甚至把它吃得干干净净。我们晚上吃得太多了。我们一路逛到茶叶店,从和平村买了新茶叶。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是正宗的富硒茶。可惜这种富硒水我们背不回去,只能用矿泉水泡茶来弥补一些遗憾。

清太阳,去郊游,品茶,看山,看水,吃美食。当我回到Xi安泡茶时,我想起了汉江清澈的小溪和难忘的紫阳蒸锅。

清明缅怀奶奶

正文/江妍

奶奶已经去世15年了,她的声音和笑容仍然经常出现在她面前。

奶奶是个地道的农妇。她个子不高,肤色白皙,头发总是整齐地梳在后面,用两个铜夹子夹着。奶奶从来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一生都在围绕着丈夫、孩子、家庭、农田劳作。她是一个贤惠、善良、勤劳的人。虽然她没有读过什么书,但她很理解。在她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脸红过,也没有和别人吵过架,甚至很少大声说话,每天照顾一家人。奶奶做的菜很好吃,普通的豆腐用她熟练的手做出来会很好吃。在淡季或晚上,她经常坐在那里缝制衣服,她自己做了一件紫蓝色的小斜纹布夹克。奶奶老了,头晕,经常让我帮她穿针。每次帮她穿,总喜欢看她缝衣服,听她说话。在平凡的话题里,我听到奶奶对家人深深的爱。

奶奶很爱我。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家里有客人,没什么好招待的。煮一碗荷包蛋,放点红糖,再加点面粉做的油炸金果,是客人的好零食。客人不好意思全吃,总是拿一碗,留一部分。奶奶总是留着。当我从学校回来给我吃的时候,我奶奶会露出满意而慈爱的微笑。

爷爷去世后,奶奶不敢一个人睡,经常让我陪她。天冷了,奶奶总是帮我把被子盖紧,我也总是喜欢靠近她,听她讲那些逝去很久的人和事。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国留学的人。记得那年去南京读大学。临走前,我奶奶塞给我一个小布卷。打开一看,有一沓零钱攒了五十块。鼻子酸痛,眼睛流泪,因为我知道我奶奶平时攒钱,钱不多。我不肯要,说爸妈已经给了,我奶奶不要,说是她有意让我去外面买点吃的,我眼睛都红了。我接过来,心里又沉又暖,暗暗发誓要孝顺奶奶,以后给她买很多好吃的。天意让人难受。我奶奶大学第二学期病重,不久就去世了。奶奶去世后,我经常哭着在梦里醒来。我的奶奶,我亲爱的奶奶,你还没有享受到你孙女的幸福,我还没有给你买很多好吃的,我还没有时间给你展示外面的世界。……每次想起来都心痛,都为她老人家感到羞耻。

十五年过去了,奶奶。你在那边还好吗?孙女我已经长大了,有了家庭和孩子。奶奶,我想你,想你慈爱的笑容,想你如山一般的爱,想你陪伴我,照顾我成长的那些年。奶奶和孙女会一直想你的!

清刘明华

文本/张永生

柳树是春天的象征,摇曳的柳树总是给人一种繁荣的感觉。在中国古代,柳树一直是一种含义丰富的植物,人们在它身上有太多不同的含义。这一点在大量古诗词中尤为集中。《诗经·潇雅&中土》;有云在:“我去旧地,杨柳依依”,诗人用柳表达岁月流逝时的人生情怀;“西浦唱讴歌,桥上杨柳合十”,流露出主客体的勉强挽留。

清明节砍柳作为一种习俗,自古以来就渗透到千家万户,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四月的芳菲是柳枝熏制的季节。所以,祭奠祖坟后外出郊游时,男女老少都会把折好的嫩柳枝扎成一圈,或者头上戴一顶帽子。在古代,人们认为清明节是一个大鬼节,是数百个鬼魂出没和乞求帮助的时候。在佛教中,观音用柳枝蘸水来充实众生。于是,人们把柳树视为吉祥之物,于是在清明节插柳穿柳辟邪。

另外,由于“ willow ”和“ stay ”是谐音,古人喜欢离别时互送,既表达了依依不舍的怀念,也意味着亲朋好友能像留枝的小枝一样迅速生根。/[/K12古诗词里也提到了很多送柳的事。唐代文学家权德舆说“送柳新知”。明代邓国有“-岁自送别人,在边城路边折柳”。人们不仅看到柳树,而且听到“叠柳”这首歌时也会感到悲伤。在李白的《洛杉矶春夜》“中,这首夜曲闻起来有一股叠柳的味道,谁又承受不起故乡的感觉”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今,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人们都习惯于在清明节把一根柳树折起来插在房子的屋檐下,为亲朋好友祈福,生活就像一根柳枝一样蓬勃。这种情况总让我想起小时候住在外婆家的时候。

“春林独一无二,柳树最适合”。柳树是大自然的礼物,是春天美丽景色中最好的装饰品。它有谦虚朴素的美德,也有旺盛的生命力。刘的风情值得我们深思和品味。

清明踏青

文/江

每次说清楚,我总会想起《论语》里的一句话:“父母年,你一定知道。一个带着喜悦,一个带着恐惧。”父母安康的时候,孩子的内心总是欣慰自豪的,带着一点点娇纵活泼的喜悦;但当我想起我妈的晚年,想起她跪下前的孝顺日子屈指可数的时候,我就会害怕。

父亲去世已经二十多年了,母亲一想起来就止不住的难过。明确的担忧和烦恼不是闲着没事干的担忧,而是真正的悲哀。然而,逝者已矣,生者犹得生。清明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需要我们开心地告诉父亲我们过得很好,请他安心。

每年清明节扫墓后,我都坚持带妈妈去郊游。四处走走,让我妈放松,让她开心;其次,我们母子也借此机会抽出一次游泳,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

“听说城南桃花开了。”妈妈说,“我们就是去看看。”

“可以!”我骑着电动三轮车,沿着国道放慢车速,稳步向城南驶去。

路边的榆树花有大花,黄色的和玫瑰色的。我妈妈看着他们很开心。松树是绿色的,看起来比冬天明亮得多。

微风穿过柳枝,轻轻地吹在我们的脸上和身上。空气清新,阳光明媚。我妈妈看起来比平时白多了。她放松地坐在车里,舒服地伸开双臂,大声和我说话,开心地笑着。

渐渐地,村子里藏着一棵盛开的桃树。游客四处张望,指点迷津,仿佛完全沉浸在桃花的美丽中。我们慢慢走近,找到一个空的地方,停下车。

桃花盛开。有的含苞待放,花蕾有点腥红;有的已经开花了,红红的,很漂亮。真的“满树娇红,万智丹色在春天燃烧。为什么要成为千年现实,它会向人们展示如何制造化工”。

我妈站在一棵有红潮的桃树下,70岁的我妈在桃花的衬托下变成了粉红色。

看着妈妈幸福的笑脸,心里很开心。我妈生我养我。能让她在有生之年幸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父亲早逝,没有享受到我的一点点幸福。我想跟我妈弥补一下。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在我们爱的人活着的时候,做更多的孝顺是我们生活中第一重要的事情。当我带妈妈去春游时,我很开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