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枫叶的文章 ,仁科百华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杜牧枫叶

文/董更正

对于大唐帝国来说,晚唐已经奄奄一息,应该是深秋了。但在这最后一次,在最后一次的深秋,有两位诗人留给后人的诗,不是清秀飘逸,就是温润如画。一个背景稀疏稀疏:“天空晴朗,云衬鹤,诗传入碧霄仙子”;一种是色彩斑斓:“在林峰停留一夜,霜叶在二月红”。

写秋词时,刘禹锡三十四岁,被长安御史贬为琅琊司马。寂寞之旅,随马而歌,千百年后仍能见其富贵俊俏之气:“自古秋悲寂寞,我说秋胜春朝……/[]写《山行》时,杜牧三十三岁,被扬州牛森如掌书记提拔。他将去长安监督这个建议。枫叶当然不只是秋天的风景。所以这两首同样写于深秋的诗,同样充满了生机,背景完全不同。

两年前,杜牧应牛僧孺之邀,来到了锦绣繁华的扬州。在这里,他留下了一生最美的诗句,留下了“十年扬州梦”,“蜷缩了13年多,二月初的豆蔻枝头”都是他离开时写的。出发那天,牛森谷语重心长的劝他珍惜未来,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刁蛮”。杜牧说,他一直表现得很乖,和旅行没有关系。牛僧孺只是笑笑,让人拿出一个小盒子,当面打开。里面全是杜牧夜游时卧底警卫员的密报,说“杜书记有天晚上去了一户人家,很安全”。穆图感到惭愧,大声道谢。

杜牧已经下了原船,登上了船。虽然是深秋,但他心里有春天。那些艳遇,那些留恋,终于抵挡不住长安的诱惑。“长安”是很多人的梦想!李白、杜甫、白居易……远处马蹄青翠,石径斜入秋山。在白云生,有一个幽静的山村,与扬州的繁华大相径庭。“没有丝竹混淆,也没有公案工作”,正是刘禹锡的那句话。但是,杜牧此时并没有从简陋的房间里隐退的野心,寺庙的高度在等着他。他的心里充满了明媚的春光,于是那句不平凡的话就冒出来了,而枫叶上覆盖着杜。

杜牧的枫叶五颜六色,在寒冷寂寞的深秋点燃诗歌。在万物凋零的背景下,它如二月春花般飞舞,让人在逆境中繁盛,在绝望中希望,在春天里颤抖。这是三十多岁的杜牧,乐观向上,能打动人。但是,从那以后,杜牧就没有像二月花一样开放,仕途跌宕起伏。有人说是因为丞相李德裕看不上杜牧风流倜傥不拘小节,也有人说李德裕视杜牧为牛人、和尚、儒者,无论什么样,在山上都能看到扬州的杜牧“二月花”

后来他以无限的情感写出了“,赢得了青楼”的名号。是自嘲还是自责?只有他知道。知道从长安梦变成扬州梦的杜牧和刘郎再来之前“的刘禹锡”都有一个安稳悠闲的晚年,令人欣慰。是公平还是偶然?应该是必然的。与好朋友柳宗元相比,刘禹锡有着无可比拟的哲学观。与晚年没有斗志的白居易相比,他有一个冷静而清晰的性格。对于杜牧来说,比起一直颓废,纠结于牛与李的斗争,与他同名的李商隐,他有一种潇洒,内心深处有一片可以自救的土壤,在那里可以让萧瑟变得明媚,把凋零当成绚烂,在那里红叶如二月花般飞舞。

枫叶

Text /1614529349

一棵树,枫叶飘起,只见所有的山都是红色的,所有的森林都被染红了!往事历历在目。时间就像沙子从我手指间滑过。我把持不住,无法重新开始。老街上,灯光昏暗。有一个人总是站在灯光下,灯光灿烂,笼罩着她孤独的身影……

看那个坚定不移向前走的身影。寒风中,枫叶落了一地。回头看了一会儿,发现那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琴声悠扬。她似乎什么都在说。夜凉了,江南的夜好迷人。空气中有一首优美的歌,小桥流水。看着空中闪烁的星星,那是你最想念的人的化身,在石桥旁边。

在萧瑟的秋天,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风。山河中,断肠人在天涯,皎洁白月光笼罩人。林黛玉的破碎,是因为她对宝玉始终不渝的爱。三毛的破碎,是因为他在街头的无奈,是因为他强势写作的光芒。贝多芬的决裂,正是因为他用生命演奏了一曲响亮的生命乐章,被世人传唱。

枫叶落了一地。落下的不是惆怅,也不是惆怅,而是一种享受。我的思绪汹涌了一地!

十月是枫叶变红的时候

文本/李建平

十月是枫叶变红的季节。“乘坐时间的快车,乘坐太阳的风轮,在歌声中,我们走进火热的十月。十月望祖国,秋歌五谷丰登,层层密林,红枫满叶。”这是朋友们创作的一首诗,是绚烂的金秋的写照。

红叶眩人眼目,抚草绿叶,让鲜花在记忆中盛开徜徉。因为了解,落叶也有诗意;因为知道,秋风带起落花的深情。人生路上,四季流转,往事在秋韵中追忆。

记住,只要时间允许,每年秋天都是看红叶。都说香山红叶最好,但是去了几次也不震惊,也不灿烂。反而是七八年前和朋友去了易县的黄渤坨,却给了我惊人的惊喜。刚翻过一两个山坡就给了我足够的精力去看。当我到达山顶时,我已经在红叶中穿梭了。你首先看到的是一片似乎在燃烧的枫林。从远处看,它像一座火山。走进枫林,温暖的枫叶在微风下向我们点头微笑。我拿起一片枫叶,仔细观察。一片枫叶上有七片小叶子,边缘粗糙,红色的茎细长,像张开的手掌。枫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颜色变化。枫叶在春天是绿色的,到了秋天就渐渐变红,火红的,像个巫师,很美。这时,我抬头一看,眼前是一片火红的枫林。一件,两件,三件;一棵树,十棵树,一百棵树……处处露出它羞红的笑脸。穿过枫林,爬到更高的地方。在遥远的山丘上,那些枫树的全部生命力都燃烧起来,像燃烧的裙子在群山中跳舞,让人感受到西班牙女孩般的激情和浪漫。

“慢慢飘落的枫叶像是不见了。岁末我点蜡烛暖秋”,但正如歌词所唱,即使苍凉的枫叶悲伤地飘落,我们也要学会用浪漫暖心。枫叶不同于其他高大的树木,而是静静地等待死亡。而是随着秋风旋转,努力画出最美的弧线,然后轻盈地返回大地。秋霜寒,秋风萧瑟。然而,满山的红叶给这个宁静的世界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活力。在寒冷和秋天的五彩缤纷的世界里,红叶已经成为最明亮、美丽和动人的颜色。

秋天的枫叶

正文/杨澜

“野雁高飞,太阳和月亮都是白色的,绿色的枫叶在结霜的天空中变成红色。”每当我读到杜甫的这首诗,我就不禁想起金殿里的枫叶林。

金殿秋色瑰丽多彩,没有什么比枫叶更多姿多彩,更有观赏性。遥望枫叶,犹如燃烧的火焰,染红了天空;细看枫叶,精致细腻,如同羞涩的少女。不经意间,你会发现构成巨大火焰的每一片叶子都有自己的美:直立、弯曲、笔直、卷曲、倒挂在树枝上等等。有的提示微微弯曲,仿佛低着头讲着什么;有的整片叶子卷起来,仿佛因为秋天的寒冷而蜷缩在那里;有的两边微微弯曲,好像是双手合十在祈祷。捡起地上的一片枫叶,仔细看。一片叶子上有五个小叶,像洋娃娃稚嫩的手,天鹅的脚掌。真不愧是:“枫叶碎红叶飞。”

秋风徐徐吹来,一片枫叶打一片枫叶。那种语气仿佛对着天空说,迎接那个让人遐想的冬天。快看!几片枫叶从母亲的怀里挣脱出来,飞到了空中。他在半空中盘旋翻滚,自由飞翔。他们在跳舞,在飞翔,如此美丽动人,如此舒适潇洒。然而,飞了一段距离后,他们无助地倒在地上,地上的枫叶不愿孤独。他们在地上随风奔跑、追逐、玩耍。……他们给秋天增添了许多趣味。

秋天的枫叶似乎默默地走着,默默地离开。你把自己埋在土地里,等到明年春天开出一朵美丽的花,这样我们才能感受到美。我佩服你,佩服你,更爱你!

书里的红色枫叶

正文/饶

我很早就爱上了红色的枫叶,但我从未欣赏过山是红色的,山是丹流的景象。

深秋又来了,凉凉的气息不时敲打着旧年的记忆,蝎子沟的枫叶应该又红了。幸运的是,一个朋友去山里购物,并在那里搭便车。山中秋色不如山外静谧,却依然描绘出火红的色彩。东山的苹果,西山的柿子,路边的山楂果都是红色的,像一堆堆篝火,分不清水果在哪里,树叶在哪里。

在狭窄的街道上,乡亲们背着装满水果的口袋从旁边擦肩而过,裹着水果的香味和笑脸,你可以猜到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在山里买车的商家排起了长队,占据了整条街。空气中充满了讨价还价的声音和装载汽车的碰撞声,这使得不太宽敞的街道更加拥挤。

某酒店老板见我不是卖家,主动搭讪。他问我,你是来看红叶的吗?早点来!山上的红叶还没有红到极点,枫树的叶子还没有全红。我店里有客人在等同伴上山看红叶。让我把他们介绍给你。

原来客人也是本地人,寒暄几句就都是成熟的人。老板主动引路,简单规划了一条路就出发了。老板好像60多岁了。他一抬起脚,就能看出他是个登山者。在交谈中,他得知自己是当地的农民。起初,他志愿为游客当导游,后来他把自己的家改成了农家旅馆,专门从事旅游服务。这次,他免费带我们去看红叶。

老板边走边介绍。他说这里的红叶主要有黄栌、山漆、五角枫、藤叶。他指着山坡,你看,一簇簇的黄色和红色,那是黄栌。山里最常见的树,树叶早红,没有森林覆盖,像山坡上的星星一样点缀着。山中间的红带是山漆林,现在红得不得了,就是树叶小,颜色暗淡,让人觉得不震撼,过瘾。它有个不雅的别名,当地人叫它“王八木”,说它“咬人”。其实据说对油漆过敏的人从树下经过,碰到树枝就会过敏发痒;山上漆树高大,远远望去是一片红海。站在树下,会看到削漆时树干上留下的眼状伤口,让人很不舒服。这座山的最高处是枫林。红了就像血与火,让人心跳加速,眼睛发热。可以背神仙诗“。看到所有的山都是红色的,森林的每一层都是染色的”。

当我们去的时候,枫树的叶子没有完全红,但是树顶非常红。我惊愕地看着树枝根部黄绿色的老叶子,脑子里悄悄改变了我想象中的红叶意识。原来红叶不是从根部的老叶开始,而是从尖端的芽开始变红的。顶端的芽越多,就越红。如果你拉下一片红色的枫叶,近距离观看,你会发现叶子的边缘微微卷起,青黄的叶脉从叶表面突出,像血一样的色素沿着清晰的叶脉分布在四周,把叶子染成晚霞。手心握着一片红色的枫叶,那种冰冷的感觉让你的心在颤抖。僵硬的身体没有水分,厚度只有绿叶的三分之一。摇曳的身姿就像天上悬挂的云,随时会飘入沉睡的黑夜。

红枫叶脸的沧桑取代了她春夏的女人味,裸露的肌腱掩盖了她青翠的过往。对红色枫叶的一种崇拜,它不时狂跳。陈毅元帅的红叶诗如浪潮般涌向心头。“书里有红叶,颜色不错。请每隔一年看一次,真红没有枯萎。”树叶是树的孩子!树是树叶的根,红叶在生命的尽头,永远不会忘记紧紧抓住母亲的衣角。即使漂走了,也要依偎在母亲的脚下,翻一把净土,滋养来年的春夏。看着像血一样的红叶,真想抱头痛哭,张开双臂大喊,祖国!我亲爱的妈妈!

下山的路上,上山的时候没有任何声响,他们都默默地回味着对红叶的眷恋。带路的老板上山也不唠叨。他故意拐了个小弯,把我们领到一棵老橡树下。老橡树的叶子都掉光了,树下还有厚厚的叶子。那坑坑洼洼的树干上满是伤痕,像刚毅的双唇紧闭在一起,秋风从树梢呜咽。橡树下有一个普通的石洞。基洞的石墙已经坍塌,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老板看着我们冷漠的脸色说,这是八路军的弹药库!当年敌人几次扫荡才找到这个弹药库。为了保卫这个弹药库,多少好青年从这里带着武器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这个弹药库是他们的生命!他们叫什么名字?后辈想不起来了!

听完老板的讲述,我们默默向弹药库鞠躬。

带我上山的朋友正在捆一车果篮。他漫不经心地问,你摘红枫叶了吗?我说,我拿到了!我已经把它写进了人生的篇章!

枫叶分配

文本/朱晓萍

那是溢出的夏虹吗?秋霜秋风秋雨中,枫叶红如丹,染了层层林,似云锦满天。

在我眼里,枫叶更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如果你在日落时看枫叶,你会觉得整个山区都被火焰烧毁了,发出耀眼的光,带走了人们的灵魂。满山的枫叶是多么诗意和壮观的景色啊。不在那里怎么会有感觉?

古人云:“夜宿枫树,霜叶二月红”。这是对春天的嫣红的比喻,但是春天的花怎么能和枫叶相比呢?春花有阳光有雨露,枫叶却在西风霜降中更加瑰丽。古人也说:“你看不到满洲的红叶,但它们都是从人的眼睛里流出的血。”枫叶比作血,大概是“霜越厚”的颜色。这只是古人在色觉上的一种感受。不过我真的很喜欢曹雪芹爷爷曹寅五字排律里的诗句“唱红说事”:“谁把杜鹃的血洒成了小霜寒”,真是另一种浑厚之气。枫叶的精神震撼其实不是几首简单的诗就能形容的。

的确,枫叶没有松树那样挺拔,没有大海那样壮丽,但是喜欢枫叶的人还是很多。

我爱枫叶,我敬佩她的灵魂和性格。在不同的季节里,我享受过它不同的变化,它的变化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交响乐。

我经常对枫叶的变化过程感到惊讶。在严霜萧瑟的秋风中,枫叶殷红艳丽,早已让人向往。但是,一旦知道枫叶不是瞬间变成深红色——,是绿色的,是滴水的,你怎么看?

不止一次看到枫叶的新陈代谢和它的生死变化。

如果你在初秋去香山,你会看到枫叶起初给人以绿色,像成千上万种其他植物一样,它们充满活力,展示着人和自然生机勃勃的生活。但枫叶与同类的区别在于,它敢于通过痛苦的斗争来克服自然规律,这使得它的生命里程产生了新的惊人奇迹。

当霜寒秋风渐逼,千树疏,枝叶枯叶败,纷纷倒。然而,枫叶并没有甘心于落叶归根的归宿,而是在痛苦的挣扎之后,继续向人们展示着它壮丽的美。

你看,枫叶从绿色逐渐变成了胭脂般的娇艳,再变成了红色又像血一样的凝重,最后变成了深沉、强烈而又殷红的悲壮。这种多色变化,苦、涩、甜。苦是一场苦战,不断的变化是一场与霜和秋风的斗争,只有经过苦练,才能达到奉献的甜蜜。

通过不断的奋斗,不断的改变,不断的奉献,枫叶给人的灵感是深刻而难忘的。仔细想想,枫叶的奉献不就是一场波澜壮阔,波澜壮阔的奋斗吗?经过丰富多彩的变化和挣扎,它向人们展示了枫叶——的主题。像血一样的红叶落下后,仍然需要变成土壤,滋养它出生和成长的土地。

我凝视着纷纷飘落的深红色树叶。动枫叶的精神,真的是生命之歌,至死不渝的象征。枫叶正在通过自己和整个生命过程回馈自然。

世间万物的生命是有限的。枫叶的生命似乎随着每一片落叶而结束,但枫叶带给人们心灵的美好似乎从未结束。它的美经历了奋斗和辛酸,是奉献的美。这种痛苦的挣扎留给了人们,永远值得深思和回味。这种美吸引了人们永远赞美枫叶。

那片飘落的枫叶没有鲜红的颜色,但我相信,在未来的一年里,它仍然会变成燃烧的火焰和灿烂的云彩……

我喜欢枫叶

文/蔡

秋天到了,树叶换上了新衣服:有的换上了金甲,有的换上了红花裙,有的还是绿的……

虽然枫树没有其他树高大威武,但我还是很喜欢它。看,满树的枫叶随着秋风飘落。我拿起一些枫叶,看了一遍又一遍,发现它们变成了花袄,红的,黄的,绿的,黄的,绿的,红的,黄的……哦,眼睛里全是花,但我还是想看。我心想:为什么没有粉色的枫叶?脑海里有一幅画面:树上挂着的粉红色枫叶像美味的棒棒糖,孩子们垂涎三尺。如果有粉红色的枫叶,秋天会更美丽。

我爱枫叶,我爱秋天,你呢?

枫叶是秋天的诗行

正文/子兰·亚云

秋天来了,苍山的枫叶红红的,非常红,比任何一年都红。我在树下,读着枫叶如诗,感受着枫叶绯红的颜色,感受着季节的变化,感叹着岁月的沧桑,感受着枫叶的悲喜。

在枫林中,只有叶儿变成绿色和红色吗?当太阳出来的时候,云带走了月亮。绿色青春里炽热的激情是谁煽动的?偷脸?秋天谁在等待?只是为了看结霜的枫叶?

拾起一片随风飘落的叶子,美丽如掌纹,俘获我的双眼。抬头一看,满山的枫叶,它们只红了我一会儿眼睛。枫叶像花一样鲜艳,但对树最深的依恋却变成了最美的绽放?让爱情在红色的光辉中流淌?带着内心的颤抖,我会和群山一起等待,深深地回望,聆听生命永恒的天鹅之歌。

此刻,在枫林,我无法表达枫叶的颜色和情感,就像在夜晚欣赏一本诗集,感知诗人的思维高度,思想的脉络达到一种熟悉和陌生的境界。图像呈现或叠加,有的能用文字表达,有的不能用文字讲述……

我想起了一句诗:“美与美永远藏在岁月的深处,等待时间的捕捉与再现。”

秋天,枫叶是红色的,漂浮的或红色的,像诗一样,一行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