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野玫瑰盛开 :创作者: 秦淮桑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野玫瑰生长在河岸上,枝叶繁茂,绿荫深。单瓣花,白色,外观清纯,明艳芬芳,飞上枝头,花间饰以枝头,有一个简单的梦。

花开的时候,烦人的蝉鸣渐渐平息。当冷冻西瓜、老的和年轻的咸宜、井水和河水比自来水凉时,村民们就会知道夏天来了。

夏天,村里的姑娘们不去杵砧,去河边手洗衣服。把衣服放在桶里,搓成泡沫,漂在水里,搓几下,捞出来,拧干,晾干,叠好。

新洗的衣服穿在身上,流水、阳光和洗衣皂的味道交融在一起,让人感觉无比亲密。我就是喜欢这种清爽自然的氛围,全程陪伴。

往事回忆,河水清澈,清澈见底。水里有鱼,细长的银条似乎永远长不大。竹子落在水面上,风一吹就皱了,涟漪乱了。而太阳,碎成耀眼的雪花,洒在树丛中,闪闪烁烁,让人睁不开眼。

妈妈有时候去河边洗衣服,我跟着。我脱下鞋子,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吃了一袋酸酸的三花李子,我洗了手,卷起裤子,站在水里。沙子从我脚下流过,又酸又痒。风吹过我的手指,凉爽而寂静。

是因为沿河水土好,植物熙熙攘攘。知道名字的,不知道名字的,爬藤的,寄生的,帅气邋遢的……满眼青葱。

只有野蔷薇的枝头开着洁白的花朵,清澈纯净,在夏天绽放,保持着眼睛、心灵和精神。

我只是看着它,隔着阳光,隔着流水,隔着风。

她只是觉得我在看什么。我给她看了不远处种着白花的植物,问,谁种的?野,她说,风吹着它的种子,下了一点雨,它就形成了。

野生的好。我跑去摘野玫瑰,没人接。我虽然小心,但是手指扎破了,没有流血,只有轻微的疼痛。我回头看她,她没注意到,我就懵了。

他手里拿着四五朵白花,坐在石头上,把脚埋在沙子里,拿起最轻的花,别在头发上。他太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完全忘记了指尖刺痛的痛苦。

花瓣一片一片摘下来,叠在手心里,很轻很轻。我喜欢的花,很多都是淡淡的,色香味淡,像野玫瑰,一吹就飞走了。

这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和她去看粤剧,演袁。那个可怜的女人被拖出来砍头,鲜血溅在白莲身上。天空突然飘起雪花,缓慢而缓慢。

如果柳絮不是因为风。那是六月,我还不明白一出戏的内涵,但很明显,在雪纷纷落下的一瞬间,整个剧棚静悄悄的。他们说这出戏太真实了。

但是,六月怎么会下雪呢?我不明白。六月即使下雪,这么热的天雪也会融化,最后变成雨。

我想告诉她,夏天的野玫瑰是不会融化的雪。

洗低眉衣服的女人细心认真。她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水珠,拿起一件白衬衫,像温柔的月光,温雅,安静。

回过头来看看时间,那时候的她多年轻,头发又黑又长,梳着辫子,系着红绳,每天都穿着便衣。那种美,既不精致,也不宏大,却简单朴素,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我在文章里写的烟花女子,多少有点被她阴影笼罩,洗衣服,做饭,种菜,煮汤,织围巾……,安于平凡,愿意平凡。

她不知道“想要赢得人民的心意味着什么,白头不会分开”。然而她相亲爱他,安于南方,有着平凡的快乐。

只是我开始理解她的时候,日子已经过去了,她也老了。

那一年的夏天,河岸上的野玫瑰散落一地,慢慢铺开苍白的底色,慢慢变得薄凉如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