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痛苦 ,撰稿人: 梦里水乡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深秋的时候,菊花还在恍惚中肆意绽放,到了冬天,已经很深了,一些腐烂和破损在季节深处悄然隐藏。就像一直在风中行走的痛苦,从沸腾到冰冷的沉默,终于可以在这个冬天搁浅。

就我而言,其实我不喜欢冬天。总觉得这个冬天的寒冷不是一个寒冷的季节,而是一颗冰冷的心。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僵硬地将那些微薄的快乐和温暖拖出体外,让人浑身发冷。就像一场雪,来了就落在十字路口,斩断一切期待和希望,搁浅在风成林雪满山的旷野。没有草马蹄,没有流水,只有一片广阔的荒凉,这使得一些艰难的行走在荒凉中渐渐安静下来。

提起雪,你会沉醉于一些旧时光,想起那些璀璨的悲欢,想起那些有你和没有你的冬天。往往在宁静的冬日,想起那些下雪的日子,你坐在窗前,用青梅煮酒,用雪花写诗,用香烟的温度燃烧孤独。你把那些无法传递的想法融化在手心里。而我,在遥远的南方,用秃笔悄悄书写,写下一长行满满的思念,到达另一座城市的边缘。那时的红尘没有混沌,只有雪花的透明和纯净。

有一次,冬天,我们无数次补了一场雪。我们坐在窗前,围着火炉,呷着酒,听着雪花飘落的声音;或者,我们一起走过寻梅的雪地,用清澈的眼睛捕捉雪花的晶莹;或者,我们走进雪原,用深深的脚印测量红尘的距离。甚至,我们曾设想用一场大雪把世界上的烟火、欢乐和悲伤,以及我们被疾病折磨的身体掩埋,让大山关闭。

我们默默地走着,伴随着祈祷的雪花飘落,传播着夜晚的沉重和寒冷。那时候,如果是下雪天,那是纯净宁静,在风中追逐幸福的生活。多想,就这样走下去,陪着雨季,走过岁月,用如水的指尖记住荷花的心事。

然而,最终,我们没有等到这样的一场雪,而是在一个秋天,我们迎来了一个雪的天堂,它被搁置在红尘的渡口,把一朵烟花撒在地球上变成了荒凉的萧声前的蒿草。秋天的“歌声”,徜徉在柳树畔,古老的梯田,月上萦绕的寒风,多少秋声凉凉。那些被侵蚀的骨头所隐藏的痛苦,那些无法割舍的回忆,那些在夜晚蔓延的凄凉,那些肆意溢出的泪水,那些断弦的音乐,还有多少个浪漫的夜晚受伤。

那些日日夜夜,孤独而颓废。一个人,走在破碎的路上,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像走在泥潭里,越走越深,却又渴望放纵;这就像在沙漠中行走,让风把沙子吹进清澈的眼睛;这更像是行走在无边无际的雪原,那里没有来往的路口。每一种行走都充满了苍凉,每向前一步都让痛苦更深。那些被碾碎的光影,像藤蔓一样,将隐藏的痛苦蔓延全身。

一个人走过了很长的路,从繁华走向凋零。陌生的冷烟,触摸转瞬即逝的时光,冰凉的指尖,划破许多零散的时光。站在岁月的深处,拾起这些磕磕绊绊的日子,我终于意识到,在红尘里,有些路一定要一个人走,那些同意陪你走在路上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红尘渡口,有人来,有人走,有人进进出出。而有些守望者,固定一个姿势,沉默不语。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再听三寸苍天,那些任性的泪水终于停止泛滥。半夜,数着深浅的时间,想起这些年的颓废和碎片,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快乐过了。当年土地被画成监狱,蚕若结茧,沉于黑暗。

提起,或者,放下,一念之间,多少个季节的痛苦。这个冬天,我终于可以放下你,埋葬你了。或许,放手是永恒,埋葬是轮回。我一直觉得,当某个生命消散的时候,它总会以另一种形式在某个时空里存活下来。就像深秋落下的金树,春天会茂盛成新的绿树。也许,一个季节的风景是一生的等待。

冬天,已经很深了。再深入一点,就能到达春天的门槛。深冬,细雨霏霏,草木深沉,寒烟缭绕,岁月荒芜,地块湿漉漉,一片欢畅。我用笔封住了积攒的惆怅,让风吹走了飞逝时光的沉重。

走在季末,与河水窃窃私语,听着风吹落的岁月尘埃,拾起旧笔,写着梅香,摊开书笺,我的心,一片素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