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树成秋 ,作家: 王新芳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院子里有一棵核桃树,在时间里失去了花,失去了水分,失去了光泽,失去了光彩,失去了黄昏。在那一行的光影中,顺序和色彩减少,涂写和稀疏宽度增加。风中没有花,只有飞翔的白鸟。树叶深处,有无数绿色的核桃。像一个不苟言笑的老人,总是把自己的情绪藏在心里发酵。

父母在秋天的早晨忙碌起来,像两只勤劳的蜜蜂,在硕果累累的院子里飞翔。父亲拿着一根长杆,在树下巡逻。抬头看去,只见核桃密集的区域,核桃“啪啪”“啪啪”像核桃雨一样落下。妈妈提着一个小篮子,弯腰,弓着背,追着一颗核桃。

多么动人的画面,再累,也愿意被秋日的清晨唤醒。我喜欢在父母身边做事,仿佛时间从未将我从纯真中卷走。秋天的一首鸟鸣,让我突然升起挥之不去的思绪。

那一年,我家刚开始盖新房,村民都赶去帮忙。他们爬上木梯到屋顶,喊着歌,用宽大的木板敲打屋顶。课间,父亲忙着给村民递烟,脸上写满了感激。妈妈系着围裙,三奶奶在灶前忙着做饭。烟雾中,我和朋友唱着儿歌,跑来跑去。

父亲撞倒了很多核桃,有点累,就坐在猪圈旁边的石头上休息。妈妈忙着捡核桃,地上全是枯枝败叶。几个人从门外走过,他们的母亲热情地迎接他们,拿着几个核桃送过来。我喜欢这种院子。鸽子在房间里咕咕叫,放松它们的翅膀。阳光也很好,干净中有一层凉意。

我家院子里不仅有核桃树,还有苹果树。与高大的核桃树相比,苹果树要弱得多。我清楚地记得,这棵苹果树本来就不在院子里,是我父亲在村外的一个私人地块上种的。我父亲有一个宏伟的计划,想拥有一个苹果园。后来好像是为了我的学费,我爸卖了很多苹果树,只剩下这一棵。它被移植到我的院子里。它在春天开花,在秋来结出美味的果实。越老越有态度,越老越有生活。

昨天下午,我回来的有点早。父亲在超市前下棋,母亲去田里捡玉米棒子。我把妈妈很久没用过的洗衣机拿出来,换了床单被套枕套,收拾了父母的脏衣服,开始好好洗。我用亮白色的衣服盖住了苹果树下的晾衣绳,它们在风中快乐地漂浮着。苹果树温柔地低下了头,以示对我的同情。我顺手摘了一个大苹果。甜味真的很棒。

这个秋天的早晨是一锅快乐的粥。突然想起一句诗“两树成婚秋”。我瞬间在两棵树之间做爱,是一种美好的爱情。这两棵树经历了几十年,正在走向一个我看不见的轮回。落叶和新绿,在交接仪式的完成中,传递、传承、无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