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在天空的雪白的月亮 作者: 宁雨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奶奶经常说,那天晚上的月亮太大,太圆,太亮,太蓝,让人睁不开眼,这辈子都忘不了。

76年前的中秋节,家里只有三口人:母亲、外婆、外婆的婆婆——八十多岁“秀才坡”。爷爷去当八路鬼子了。他离家的时候,是1939年初夏,他妈妈还不到一岁,新麦子刚走,春玉米还没到胸前。

爷爷不在了,离家也不远了。因为我的家乡冀中平原是抗日的主战场。零星的枪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可以让家人和爷爷聚在一起,似乎,那声音是爷爷在报告他们的行踪,报告他的战斗和生活。那时,每个人都把头藏在裤子里生活。爷爷走了一段时间后,奶奶的心也不再那么担心了。第一天听到战争,第二天第三天没有坏消息,说明人还活着,很安全。

奶奶和村里的妇女、老人、孩子,作为留守者,用另一种方式和日本人打游击战“ ”。

“鬼子马上就要进村了。”奶奶把锅底的灰抹在脸上,把掺着黄土的柴禾屑擦在头发上,把独生女抱在怀里,跟着村民往相反的方向逃。

“魔鬼退场了。”奶奶抱着孩子回村,和妇女救国会一起花了半个晚上做军鞋缝军袜。

然而,中秋节,一个消息,却让奶奶最后悔的学生。村里的第五个理发师告诉奶奶,他早上过了线后见过我爷爷。队伍走过坡庄村北边的枣林。枣子半红半绿,酥脆香甜。小男孩们眼里有点贪婪,但没有一个会伸手去摘。他们是有纪律的。巧了,枣林是奶奶娘家的。女婿吃父亲家的枣是很自然的。于是,我爷爷热情地招呼大家:虽然摘脆枣吃,但这是我们自己的家庭,吃的时候不犯什么规。

爷爷让年轻人捎个口信,给他做了一双鞋,在黑暗中送给鲍旭。工作太紧急。为我爷爷做一双鞋已经太晚了。我奶奶吃了几升饭,买了鞋,求村里脚力好的壮汉送。

奶奶没有跟着鞋匠去包市场。邻居说她傻。我奶奶后来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我懂事以后,我奶奶就讲了很多遍。“唉,我当时真是太傻了。出去把孩子留给奶奶看。你也可以在开车送他一整夜后步行去鲍旭。”每次,她总是这样结束自己的故事,叹口气,绽出笑容。“嗯,谁知道他要去山西打鬼子,但是他回不来了。他以为自己一直在十里坝村,去了就回来。”

爷爷没说再见就离开了家。他是村里的管事,也是我们郭家把三百斤饭票转给奶奶的老族长。三百斤大米是当时村里给一个抗日青年家庭的补助。那张饭票也是他给家里的口信。在队里,我爷爷和家人唯一的联系也是一个信息。他想要一双自制的鞋子。

善良的外婆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么简单的消息,竟然是她和爷爷永恒的战术。那个中秋节,没有月饼,没有献给月亮女神的新鲜水果,只有满满一院子的蓝月光。连全家人的心都不在院子里。他们骑在月光下,跟着给我爷爷鞋子的人。

爷爷的队伍走了,但是另一个士兵——来到家里,一个八路军游击队的小贩子——猥琐。踩着蓝色的月光,这个可怜的人走进了我的院子。

娃子才十三四岁,黑瘦的脸,高高的个子,两只眼睛像星星,一个奖杯“乌龟盒子”,藏在左袖里。他左臂骨折,组织安排他在我家疗养。据说我正在养病。其实我们老郭家几十户几乎都是“堡垒户”。土坯房排列在鱼骨形的街巷里,每间房子都能盖住猥琐的人。

奶奶说瓦子是见过世面的小大人。见面叫小姑,书生女叫奶奶。她一起吃饭,一起工作,哄孩子。晚上家里被子盖的不够的时候,我就打奶奶的脚。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没人会猜到不是一家人。瓦子好了以后,人们几乎忘了他是个军人。好像他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也是我爷爷的哥哥。

1942年,抗日战争到了最困难的关头,瓦子和他的队伍坚守冀中。在我们家,猥琐的人经常来来去去,有时候晚上出来,有时候白天走,晚上回来。有一天,奶奶从棉袄里掏出上好的棉絮,给宝宝做了一双新棉鞋。这个可怜的人在试穿鞋子时流下了眼泪。他说他家跟我们家差不多,一个奶奶,一个嫂子,一个小侄子。他和他哥哥都是八路。不幸的是,我哥哥参军后两三个月就去世了。

1944年,我的家乡在抗日战争胜利前一年解放了。瓦齐的团队也去了别处。

穿上奶奶新棉鞋的那天晚上,娃子做了一件很棒的事。一个年仅15、16岁的少年,独自杀死了一个名叫“ ”的恶霸叛徒。那家伙又大又高,那个瘦小猥琐男似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后来猥琐男还挂了几次花,没受重伤。他什么都没干,照常无黑无白的跑着,按照组织的指示抗日,抗奸。奶奶说,猥琐的女人是抱着必死的心。

1947年,我奶奶的婆婆去世了。无奈之下,老族长终于说出了我爷爷1942年死于山西战场的消息。他晚了五年才报道这个消息。

爷爷,成了政府颁发的烈士证书。那一年,猥琐男失踪了。娃子,像一阵风吹过我们的院子。风停了,一切如常。猥琐男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邻居们忍不住告诉奶奶我的祖父、孩子和与魔鬼搏斗的艰难时光。对于爷爷,奶奶除了后悔没能亲自送他一双鞋外,什么也没说。关于娃子,她永远是一句话:“另一个娃子是个好孩子。多少战斗在等着他。希望他是致命的,坚定的活着。”

许多年后,奶奶已经是一个80多岁的女人了。她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和青光眼,导致高度视力丧失。晚上不管有没有月亮,她看到院子里都是蓝色的月光。在满院子的月光下,奶奶低声说:“活得坚决,活下去,活到现在,多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