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使者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在到查纳家的第三天,克里纳死了。

查纳在电话里一个劲地向我说对不起。我心情无比压抑,毕竟,我们一家一直把克里纳当成自己的孩子看。而它,又是那么强壮。

克里纳是半年前到我们家的一只短尾沙皮狗。它看上去很凶悍,继承了斗牛犬的嗜血与凶性,就算是高大的高加索犬,也不敢轻易地对它挑衅。

可是,它就这么死了,我们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具僵硬的尸体,看不出外伤。它躺在查纳为它特意买的一个柔软的狗舍里;冰箱里,还放着高档的牛奶与狗粮。

它什么也不吃,狂吠,查纳带着愧疚对我和妻子说:我们是在家里搞一次聚会的时候,中途发现它死去的。原因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不愿意埋怨自己最好的朋友,查纳是个好人,是不会对克里纳下手的。

带它回去的路上,妻子忽然说要去找兽医。

救一只死去的狗?我疑惑地问妻子。妻子有些哽咽地说:不,我是想知道,克里纳是为什么而死的。

可惜的是,我们的兽医朋友找不出答案。

没有外伤、内伤,什么线索和迹象也没有。

最后,他给了我们一张名片,介绍说这是生物学教授巴克利的电话,要我们打给他,这个资深的专家一定能解答我们的疑惑。

电话通了,我向这名专家说明了情况。

是一只什么样的狗,您的宝贝儿?巴克利在电话里询问。

短尾沙皮狗,那种身上没有毛的,尾巴短得像兔子一样的狗,您知道吗?

哦,是的,我知道,我想我不用再去看它,就知道它是因为什么而死的了,巴克利教授说:很遗憾,这种狗现在在世界上已经不多了,甚至比大熊猫还要少。

巴克利教授为了解开我们的疑团,约我们周末到他的实验室去。

实验室里同样有只短尾沙皮狗,像克里纳一样。妻子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想要上去拥抱这只可爱的狗的冲动,可是那只狗却一下蹿上了实验室里的解剖台上,双眼死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教授把狗食和牛肉放在了地上,可是它丝毫不看一眼。巴克利摇摇头说:看到没有,它们就是这个样子,这种狗一生只认一次主人,除了主人外,它怀疑一切。你们把它送到朋友家里,它每天提心吊胆,不吃不喝,已经心力交瘁,而查纳家的派对来了那么多人,对于怀疑一切的它来说,就是无数个不可预期的危险,它是被自己的怀疑吓死的,可怜的克里纳。
我和妻子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会是这么个结果。

巴克利教授似乎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当中,他指着旁边一只兔子的标本说:你们看,这种沙漠兔现在数量也在减少,兔子的繁殖能力是可怕的,但是却抵挡不住它们的高死亡率。你们知道它们是为什么而死的吗?

我摇摇头。巴克利教授叹息了一声说:怀疑,同样是怀疑!这种沙漠兔总是怀疑有动物会从自己洞穴的地道那里进来把自己吃掉。所以它们在自己洞穴旁边不停的挖掘着通道,最多的可以达到八至十条。沙漠里温差太大,到了晚上,寒风从八至十条地道里灌进来,会把它们冻得血液凝固成冰块而死。

难以置信的说法。我看了看妻子,内心震惊,不过巴克利教授在这个领域是有权威的。他接着说:沙漠里的猎手想要猎取沙漠兔的时候,根本不用开枪,他们只用白天在沙漠兔的洞穴边上走来走去,兔子就会给自己自掘坟墓。

我和妻子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巴克利

死亡使者去查纳家的第三天,克瑞纳就去世了。

Chana一直在电话里跟我说对不起。我非常沮丧。毕竟我家一直把Kriner当成自己的孩子。它是如此强大。

Kriner是一只短尾沙皮狗,六个月前来到我们家。它看起来很凶猛,继承了牛头犬嗜血凶猛的天性。即使是高大的高加索犬也不敢轻易挑战。

然而,它刚刚死去。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一具僵硬的尸体,看不到任何外伤。它躺在Chana专门为它买的柔软的狗窝里。冰箱里还有高档牛奶和狗粮。他什么也没吃,还叫了起来。查娜内疚地对我和妻子说:我们在家里开派对,发现他死在中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不想抱怨最好的朋友,因为Chana是个好人,不会攻击Kriner。

在回来的路上,我妻子突然说她要去看兽医。救一只死狗?我疑惑地问妻子。妻子哽咽着说,不,我想知道克瑞那为什么会死。

不幸的是,我们的兽医朋友找不到答案。

没有外伤或内伤,也没有任何线索或迹象。

最后,他给了我们一张名片,介绍这是生物巴克利教授的电话,让我们给他打电话。这位资深专家将能够解答我们的疑问。我通过电话,向这位专家解释了情况。你的宝贝,这是什么狗?巴克利在电话里问道。

短尾沙皮狗,一种没有毛,尾巴像兔子一样短的狗,你知道吗?哦,是的,我知道。我想我不用再去看它了,我就知道它为什么会死了。巴克利教授说:不幸的是,现在世界上这样的狗并不多,甚至比大熊猫还少。为了解决我们的疑惑,巴克利教授让我们周末去他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也有一只短尾沙皮狗,就像克里纳一样。妻子几乎抑制不住想上去抱抱这只可爱的小狗的冲动,但小狗却跳到了实验室的解剖台上,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教授把狗粮和牛肉放在地上,但它根本没看。巴克利摇摇头说:“看,他们就是这样。这只狗一生只认一次主人,除了主人,它什么都怀疑。”。当你把它送到朋友家的时候,它每天都提心吊胆,吃着喝着,已经筋疲力尽了。然而,在Chana家参加聚会的人太多了,这对于怀疑一切的他来说意味着无数意想不到的危险。他被自己的怀疑吓死了,可怜的克里纳。
我和妻子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巴克利教授似乎心情莫名其妙。他指着旁边一只兔子的标本说:你看,这种大漠兔的数量也在减少,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可怕,但无法抵抗它们的高死亡率。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吗?我摇摇头。巴克利教授叹了口气说:“怀疑也是怀疑!这种沙漠兔总是怀疑动物会从洞穴的隧道里进来,吃掉自己。因此,他们在洞穴旁边不断挖掘通道,最多可以达到八到十条。沙漠的温差太大了。到了晚上,冷风从八到十个隧道涌进来,将它们的血液冻成冰块而死。

难以置信的说法。见到妻子我很震惊,但巴克利教授在这方面很有权威。他接着说:当沙漠里的猎人想猎杀沙漠兔子时,他们根本不用开枪。他们白天只在沙漠兔子的洞穴里走来走去,兔子会自己挖坟墓。当我和妻子离开实验室时,巴克利。

教授有句话在我们心里越来越清晰,他说:要知道,怀疑原本可能是它们这个物种生存下来的法宝,但是要想生存,每一种本能都不能过分,否则本能就会变成致命的软肋。

其实,动物如此,人又何尝不如此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