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阅读老师 ;撰稿人: 梁建军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在节日期间,要三思而后行。过年的时候我想起了几个老朋友,其中有我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赵。

当我的同学聚在一起时,我听说赵老师傅蓉已经去世了。大家心里一沉,眼眶都湿了。

1972年春,我戴着帽子从滨州路学校“毕业,/k13/]升任太原第二十七中学二班,赵傅蓉先生是我们的班主任。报到的时候,赵先生穿着一件铁灰色的立领外套,旧蓝裤子,头上戴着一顶旧灰色的解放帽,头发稀疏。他小眼睛亮亮的,说的是太原官话。他看上去很严肃,感觉很喜怒无常。

赵先生教我们英语。他是一个学历低,水平高,实践能力强的老师。当年有个外国朋友来省城,缺英文翻译,让他“灭火”。他不仅在我们学校教书,还在十八中进行演示和交流。太原师范学院成立后,调任外语系主任,经常去太原师范学院讲课,可见他在英语方面的造诣。

他学习严谨,对学生要求严格,教学方法灵活。我们是“文革”复读高中后第一批27中的高中生,有的来自中学,有的来自小学“戴茂”初中,基础参差不齐。教学不仅要教高中课程,还要兼顾补习初中课程,这对于教师来说是比较困难的。背单词,记语法,练口语是基本功。有一次上课,老师让我读英语课文。结果有些发音不准,有些单词没记住,闹了个大红脸。那天有几个同学读书不好,就要补课。赵老师给我们起了个幽默的名字:“梁(梁)团”,激励我们好好学习。对于一些思想学习波动的同学,他经常回家了解情况,做思想工作,让他们轻装上阵。为了提高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老师组织我们看了英文电影《半夜里的公鸡》,学习唱英文歌《向雷锋学习好榜样》、《在北京的金山上》等。有的歌词还能哼几句。

赵老师对学生要求很严格,要求我们积极向上,遵守纪律,强调集体意识和荣誉感。有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去双塔寺祭奠烈士。回来的时候穿过了建设路以东的铁路。只有十几米宽的桥口人来车往,拥挤不堪。一些学生爬上洞穴顶部的路基,穿过铁路。我也随波逐流,那么多男生爬上去。回来的时候,赵老师在教室里给了我一顿严厉的批评,让我脸红脖子粗。我真想在地上挖个裂缝钻下去。下课后,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上课有很多批评,但你是班干部,你的表率作用很重要。你的一言一行影响了其他同学,却批评教育了全班。火车来了怎么办?”老师的教诲永远不会忘记,严于律己成为做人的原则。从那以后,班级从来没有太散漫过。

1973年学校演出时,我们班的节目是《阿瓦人唱新歌》合唱。赵老师个人是指挥,老师“文革前曾是星海合唱团指挥”。指挥很有感染力,我们拿了全校第一。现在同学们听到这首歌还是很动情的。

赵老师教育学生不仅要重视人才,还要重视道德。许多学生在工作之余一直在用赵老师的教学鼓励自己,努力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他们在普通工作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经常出现在荣誉名单上。我们和老师感情很深。学生结婚后,正月初三是法定的向我们老师致敬的日子。十年前,他们自发地举行了他的八十大寿。几年前再去看他的时候,家里没人,和他失去了联系。

老师离开了我们,但他乐观、勤奋、严谨、充满正能量的精神始终激励着我们前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