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金钱和富有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生存智慧金钱和富有

你把自己定义为富人的主人。富人特别需要主人吗?还是因为他们有钱你才成为他们的主人?

首先要知道的是,我还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富人的主人。那些是耸人听闻的记者。他们控制着全世界大多数人的思想。他们想出了这个定义。我只是在自己的意义上接受它。他们说的是贬义,但我的意思完全不同。

梵高远胜于亨利&米德多;福特很有钱。富有不仅意味着财富或金钱,而且是一种多方面的现象。诗人可能很穷,但他有金钱买不到的敏感。他比任何富人都富有。一个音乐家可能并不富有,但就他的音乐而言,没有什么财富会比他的音乐更能让他富有。

对我来说,一个富有的人是一个敏感、有创造力和善于接受的人。拥有财富只是众多层次中的一个。在我看来,一个有财富的人也是一个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他创造财富。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亨利&米德尔顿;福特,他的才华必须得到尊重。虽然他创作的是世俗的,无法与莫扎特的音乐、尼金斯基的舞蹈、萨特的舞蹈相提并论,但他还是创作了实用的东西,如果世界上亨利&米德多的话;福特,一定会好起来的。

所以,当我接受那个定义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要在任何层面上富有,只有有钱人才能联系到我,绝对需要一定的敏感度,需要一定的洞察力。

穷人是一个有精神障碍的人。他可能很富有,但没关系。他不知道古典音乐,他不知道诗歌,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人类心灵的高级事物。是的,贫穷的一个方面是一个人甚至不能。他是穷人中最穷的,因为钱是如此世俗的东西。如果你不能创造它,那只是意味着你没有足够的智力。世界上的穷人应该为自己的贫困负责。谁叫他们一直活着,每个孩子都会让他们更穷;谁叫他们活在迷信里?每一种迷信都会阻碍他们致富;谁告诉他们应该穷,因为他们上辈子做过一些坏事?他们为什么接受这些无稽之谈?他们为什么不服从他们的智力?——穷人不应该有孩子,他应该去,但他会有孩子,但不会。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富国人口在减少,而穷国人口却在迅速增加,这对整个世界都是危险的。目前,世界上有50亿人口。五年前,经济学家预测到本世纪末将有50亿人。经济学家和数学家的估计远远落后于人们的生产力。我们已经有50亿人口了。到本世纪末,我们将有60亿人口。如果你让那些人用避孕药,用避孕药,告诉他们不需要孩子,他们不会听你的。你违背了他们的宗教,你违背了他们。

我怎样才能和这些人取得联系?即使在一些世俗的事情上。因此,当我说我接受那个定义时,我的意思是非常清楚的。只有拥有丰富心灵和本质的人才能知道冥想,即最终的和普遍的层次。

  那些处于饥饿状态下的人……如果你去一个贫穷的地方,开始教他们静心,你认为他们会听你的吗?他们会把你杀掉,他们宁可把你吃掉,也不要听你的静心!有一些基本的需要必须被,它有一个阶梯,首先你身体的需要必须被,然后你的需要必须被,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会开始渴望灵性的经验,现在我能够怎么样呢?那是事情的本性。如果水在一百度的时候蒸发,我能怎么样呢?我无法说服它在九十九度的时候蒸发,那是事情的本性,那个阶梯是:身体上的需要第一,然后上的需要第二,然后再心灵上的需要。我所能够给你的东西是关于你对灵性的渴求,如果它不存在,我无法去创造它;如果它存在,我可以显示给你那个途径。

  你们可以看到:我并没有去找寻或是去到富有的人那里,那些来找我的人都是他们自己来的,他们的渴求将他们带到我这里,我并没有去找人或说服他们,像基督教的传教士一直在说的:“成为基督徒。”还承诺他们各种未来生活的好处,我并没有给任何人任何承诺,我并没有去找任何人,有千千万万人来到我这里,那都是他们自己要来的。

  现在你可以自己看,那些来到这里的人,他们都具有某种富有,不只是金钱。在我的周遭有具有各种才能的人,有具有各种不同天份的人。我的方式会阻止那些跟我在一起无法获益的人,即使他们无意中来到我这里,他们也会消失,他们不会停留在这里,他们不会变成我的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不会跟我分享那个洞见,没有人在分辨说谁是富有的,谁是贫穷的,贫穷的必须被送回去,而富有的必须被留下来,没有人在检查,但是藉着某种存在性的安排,我只能够吸引那些非常有才能、非常聪明、或是在某种的品质上非常富有的人,他们就是从那个角度的富有来跟我联系。

  那些煽情的记者一直在报道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给大众,那是无意义的、虚假的、丑陋的,因为我不是一

生存智慧:金钱和富有饥饿的人……如果你去一个贫穷的地方,开始教他们冥想,你觉得他们会听你的吗?他们会杀了你,他们宁愿吃了你也不听你的冥想!有一些基本需求必须得到满足。它有一个梯子。首先,你的身体需求必须得到满足,然后你的需求必须得到满足。只有到那时,你才会开始渴望精神体验。我现在能做什么?这就是事物的本质。如果水在100度蒸发,我能做什么?我无法说服它在九十九度蒸发。这就是事物的本质。阶梯是:先有身体需求,再有身体需求,再有精神需求。我能给你的是你对灵性的渴求。如果它不存在,我就不能创造它。如果它存在,我可以给你指路。

你可以看到:我没有找或者去找有钱人。来找我的人都是自己来的。他们的渴望把他们带到了我面前。我没有去找人或者说服他们。正如基督教传教士一直说的:“成为基督徒。”我也承诺过他们未来生活中的各种福利。我没有对任何人做出任何承诺。我没有去找任何人。一万个千千人来找我,他们都想来。

现在你可以亲眼看到,来到这里的人拥有某种财富,而不仅仅是金钱。我身边有各种才华和才华的人。我的方式会阻止那些不能和我一起受益的人。即使他们无意中来找我,他们也会消失。他们不会留在这里。他们不会成为我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不会和我分享那种洞察力。没人告诉谁富谁穷。穷人必须被送回,而富人必须被留下。没有人在查,但是通过一些存在主义的安排,我只能吸引那些很有钱的人。

那些耸人听闻的记者一直在向公众报道一些耸人听闻的新闻,这些新闻毫无意义、虚假、丑陋,因为我不是其中之一

个师傅。如果我必须去定义它,我会说:“我只是一个,一个那些有才能的、聪明的、同时又具有想要在灵性上的动力的人的。”对我来说,他们是富有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