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 ,发稿人: 雍措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这个躁动的早晨,大家都知道张拐子被骗了。

受骗的张拐子的声音颤抖着,挂在村子上空。

晨风阵阵,鸟鸣阵阵。张拐子颤抖的声音时而被风吹走,时而被鸟鸣唤回。

“老子张拐子,他虽然站不直,但他能做好,在娘胎里打,我就知道骗人不会有好下场。”站在他半米高的墙前的张拐子,向下骂他。

下面,是村子的中心,十多间瓦房像裤裆裤一样连在一起。

“你今天骗了我的绑匪,我的绑匪大骂你,走路时被圆石头绊倒,屁股被蚊子打肿了,生下了一个像你祖祖辈辈埋在土里八代的婴儿。”说这话的时候,张拐子踮着脚,嘴里的口水往外喷。左肩和右下肩与直墙形成鲜明对比。

“你这个狗娘养的,我就知道你对桥上那个见不得人的女人心存芥蒂。你可以用我的300元得到它。你这个畜生和发情的公牛有什么区别?”张拐子的话就像冬雨淋湿了,湿漉漉的水滴在下面十几个村民的瓦檐上,发出轻微的滴答声。

“这些钱,可是我家那个赚红屁股的母鸡,用命买回来的。现在,她被你骗去了桥上的野花。你,你,不会自然死亡。”声音带着哭腔,村民们不知道张拐子是心疼赚红屁股的母鸡,还是心疼那300块钱的钞票。

“今天早上我听够了你的侮辱。你吐得像粪一样,差点把我的黑瓦淋透。谁把你的肠子和肚子染成蓝色的?说来听听。”李二六子站在自家院坝,对着上面的张拐子大喊。很多孩子和村民都站在自家的院坝里,仰望着张拐子。

张拐子又踮着瘸腿,身子比直墙高多了。

“就是卖羊粪的兔子。他卖给老子的羊粪掺假。上面是花生大小的羊粪,下面是锅盔大小的牛粪,让老子花三百块钱买它掺假的粪。这个狗娘养的像狐狸一样狡猾,有一个在烟囱里长大的黑屁股。”张拐子的话硬如石头。如果大二的在那,他肯定会砸脑袋。

“今天早上,原来只是动物屎?”李二陆子的话引来了其他看坝的人哄堂大笑。

“屎和屎是有区别的。羊屎催庄稼,牛屎只催杂草。不然为什么要花300块钱买屎?”张拐子认为李二流是一只整天只知道闲逛,对种庄稼一无所知的游手好闲的狗。

“如果你没有同样的大便,它会从你的屁股里出来。你为什么要像疯狗一样为你的屁股生气?”又是一阵笑声从院坝底部径直走来,传到张拐子的耳朵里。

张拐子没有踮着脚走得高,而是轻轻地弯着他的瘸腿。突然,张拐子矮了很多,下面的村民只能看到一束头发愤怒地竖起来,在风中左右摇摆。

“算了。我的大人不算坏人。就算我这辈子把钱输给了高中宝宝,也要让他得到坐在环桥上的野花。”说完,一瘸一拐,向楼下走去。

木楼梯发出了绑匪低沉、浅浅、不对称的哔哔声。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一个瘸子的内心似乎放松了很多。高二娃一生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妻子。如果她能用这些钱买羊粪嫁给桥头的野花,那就是她自己的美德。

下楼梯的时候,张嘴里叫着:“嗯嗯。”

村外人们的笑声,一句也没有传进他的耳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