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列车 ,网络写手: 高晓亭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绿皮火车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外出的主要交通工具,当时车少人多。随着一辆烧着煤的蒸汽机车,它呜呜作响,慢慢地进入了火车站。匆匆忙忙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蛇皮袋,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吵着要车门。售票员拿着车号下到站台,微笑着等着。机灵的乘客来到窗口,突然“喊”递过来一个包包,喊:“喂!兄弟!嫂子!给我留个座位,谢谢!”一般车站最多停留五分钟,较大的换乘站停留时间较长。火车的汽笛响了,售票员提醒人们赶快上车。火车开动时,车厢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座位面对面坐着,没有座位的过道拥挤不堪,行李架上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乘客们开始在不同的地方聊天,女人和孩子都在笑瓜子。一辆商务车来到车厢,服务员喊着:“香烟、高粱糖蜜、花生、复利吉烧鸡、德州扒鸡、北京烧鸡。”送餐的餐车来了:“哎,五块钱一盒,赶紧买吧,过时了。”多注意的话,去餐车稍微炒一下。有鱼香肉丝,糖醋茄子,西红柿鸡蛋汤,也可以喝一点酒。三个朋友四个朋友都很不开心。

火车一路狂奔,一站又一站的停下,享受着不同的地方风情,品尝着当地的小吃,购买着不同的土特产。

我记得有一次去Xi安出差,半夜火车不抖了,好像是一个没有墙的连接农村的车站。听到有人在窗外卖橘子:“!橙色!”一个旅行者斜眼问:“三门峡在吗?”小贩马上回复:“三毛钱不卖!五十美分一个口袋。”

那时候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很真诚。乘客在下车前离开工作单位和电话号码是很常见的。他们一直在说:“再见!再见!”其实我也不知道猴子再见到你的日期。

偶尔看到一些逃票。当我听到售票员喊“检票”时,他立即跑到另一节车厢,甚至躲在厕所里。某精明的售票员先把厕所锁上,然后他乖乖地服从了。当他补票时,他问他在哪里上车的。他签了一个站名,售票员看了他半天,想从他脸上找到答案。天知道他在哪上车的。

我也遇到过特别感人的事。从昆明到上海的公交车上,有个四十多岁的帅哥,旁边是个五六岁的乖巧男孩。孩子指着窗外一直问:“这是哪里?那是什么?”突然,他的眼睛亮了,他说,“叔叔,我看见树上的鸟巢了。里面有鸟吗?”大叔不厌其烦的回答他说:“很快!很快!快无锡了。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父母。”我好奇地问他:“这是你侄子吗?”“不,不是!”我吃了一惊!“他不是你亲戚吗?”男的说:“哦!去云南转学的时候,遇到一个爷爷。听说我是江苏人,就让他带孙子去无锡,他父母都在无锡工作。”他走的时候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让一个不相干的人带着孙子去千里之外走亲戚,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怀念绿皮火车,尤其是那些难忘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