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住宅的老井 |网络写手: 朱定宝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古井位于旧居的侧院。

只要你还记得,你就会经常听到亲家在你耳边说井水的趣闻。谈论最多的是六七十年代的温饱不足。那一年,成年人很少每天得到一份食物。他们必须首先照顾孩子和老人。他们需要更多的食物来滋养他们,他们的生命比风雨还要脆弱。

可饿了,经常到半夜,已经无法入睡的成年人会从床上爬起来,摸黑慢慢从一楼的卧室下来到一楼的橱柜(厨房)。凭着平时的记忆,当计算步骤大概移动到自己的位置时,他们举手,解开扣门的箍,然后熟练地几个利索地从大木圆水箱盖移开。拿起勺子就是把脖子抬高一段时间“咕嘟,咕嘟”直接往肚子里灌水。饥饿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对单薄的生命造成浩劫,然后被一瓢井水安顿,然后被喝,被排干,再被喝干,再被排干……

我这一代人之前没有经历过,所以不可能还原长辈们当初遭受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困难和生活痛苦。!但是到了晚上,当生命呼吸到黎明的时候,我想每一个生命都会真的感觉到,这个时候的水真的是生命的源泉,是遥远的大海里的一根稻草,是阻挡灵魂归天的路上的一块石头!

旧居的井水可以说是救命恩人,它带着人们走过了人生的艰辛历程。终于有阳光了!如果要举行一个仪式,它应该得到最热烈的掌声。

夏天的山村,过去的地方绿油油的,天空永远美丽大方。但是大自然的思维总是让人无法把握。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即将到来的事件的迹象在他们面前投下阴影,这在太阳后面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一瞬间,山洪爆发,风雨占据了整个村庄。这往往会让村民措手不及,没有足够的储水。村前屋后几十口大大小小的井,不是灌满了流入的枯叶,就是废水流过。水井离山很远,但是喝了很多檐水或者因为地下渗水不干净而失去了以前的清洁和干净,暂时不能喝。但是,旧居里的这口古井,依旧和往常一样清凉甘甜,形状像是被放置在了外面的世界。世间各种纷扰都到不了这里,大自然的沉浸也在这里被隔绝。

据老人说,这口古井在旧居建成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至少已经存在了500年。记得那一年,我也查了家谱,虽然书上没有确切的时间记录。但据推测,应该有那个年龄。只说这口井在建之前就有了,是明朝先人挖的村里最早的五口深井之一,现在只保存了一口井。剩下的都被填了或者丢了又不见了……

雨后,当晚上很晚,烟雾冒出来的时候,旧住宅会很热闹。大大小小,各种铁桶、木桶、塑料桶从村里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成了聚集乡情的临时会所。乡村风情的淳朴,各家之锁,外界的传闻都会在这里排队。那些故事在回响,在闲聊,在争论,在回顾,那些故事凉了之后就失去了价值,在暮色中到处被抛弃。

农村的故事没人会整理,懒得去或者没有闲人整理收藏。

那些会写会写的老人,他们优美的字迹只会在逢年过节的祭祀大厅里才能找到,只会在晚上出现在神社佛台前,只会出现在红白相间的场景里。看着楼里会写字笔的长辈,无论从资质还是标准来说,都算阿水公。他生来就是教师。他早年在一所县中学教书。他把自己漂亮的书法放在方圆的几个村子里,却找不到领袖。所有的儿女都取得了自己的成功,大部分都取得了成功。我相信黑暗中有宿命,但我相信教育是人生的承载者,是风景的策划者。

现在是西方的夜晚,人们已经在为今晚摆桌子了。这时候的旧居更像是婚宴上的大户人家,频频接受一个摇曳或吱嘎作响的水桶,拎着一些零散的纸条,遮起来,停一会儿,就把人散了。然后沉重的肩膀一路洒开。带着甜蜜,滴入老乡们的心里,散去,然后开始流向下一个脉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